章节1 断片(1 / 2)

星平线 索斯 1776 字 4个月前

章节1断片

呵……呼……

从飞翔的梦中醒来,身下是陌生的地板,冰冷异常,如同寒冬。

这不对。

张千禧靠着进化初期形成的最原始本能,迅速找到墙角,背靠着缩进去,并用双手抱住了膝盖。由于紧张,他觉得眼睛不好使唤,视野朦胧,听力也被耳鸣影响。这个时候,他只能先开始活动脚趾手指,将注意力依次从身体末端滑过,然后向核心集中,用这种方法来平复紧张的情绪。当沉重而急促的呼吸声终于不那么明显之后,他才能重新控制视线,看看周围的环境。

他所躲藏的墙角属于一个昏暗的小房间,狭窄而局促。四面墙壁和天花板、地板像是灰白色的塑料,里面所有的家具是没有棱角的金属。一张堆满了衣服的单人床、一张全是陌生器械的工作台、一把歪倒在地上面染满红色的椅子、一个关闭的柜子,旁边是一个开着盖并溢出薄雾的巨大箱子……所有的家具都是完全相同的灰黄色,表面没有任何装饰图案,但是都重复着一行看不懂的编号。这条编号也在门上出现。

房间有两扇门,狭窄的只能让一个人通过,但只有一扇门上有数字编号,另一扇的门扉是空白的,更加单调。它们都紧闭着,就算门的后面存在妖魔鬼怪,也暂时不需要紧张。房间没有窗户,整体如同棺材一样紧闭、静谧,唯一的声音是墙壁后面低沉的嗡嗡声,唯一的光线是天花板中央一个忽闪忽闪的昏暗圆圈。

“我这是在哪儿?谁把我带到这里来的?”张千禧开口说话,他自己最熟悉声音带来了现在最需要的勇气。“希望只是恶作剧,再次一点的话是穿越也行……嗯,仔细想想,穿越应该比恶作剧要更好一些,但需要有金手指。”

这个年头,受到各种网络文学的熏陶,“带着金手指穿越”成了大众喜闻乐见的梦想之一,张千禧也是其中一员。平时没少想象自己如果穿越之后将可能多么潇洒,现在这种想象果然转化成宝贵的行动力。

“不要慌张,张千禧,站起来。”

如果腿还有些颤,那就用双手扶着墙壁——张千禧用双脚帮助屁股克服了地板的引力,恢复了“人”形。站起身后,他便从更高的位置看到更多的细节:一道拖曳的红色血迹从墙壁下面的缝隙出来,一直延伸到门口的箱子旁。

“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!”看到血,张千禧首先想到自己,赶紧检查有没有受伤。正面没事,身上白色的丝绸的连体睡衣既没有破洞也没有污渍。熟悉身体的感觉透过柔软光滑布料传递到手掌,他确定所有的零件都在该在的位置、都处于正常的状态。可是当他将手放在后脑勺上的时候,一种不该有的坚硬、凸起,以及指尖微微的电流麻痹感让他倒吸一口冷气,心里一惊。

“这是什么?”

张千禧的身体动了,不假思索地冲向没有编号的窄门,手掌在门框上一拍,随后推门进去。里面是一个盥洗室,用灰白色塑料围拢起来的封闭淋浴位于角落,铅灰色的坐便器正对着水池和镜子。

这个房间完全没有灯光,只能靠着隔壁不稳定的光圈来查看镜子中的倒影。尽管模糊不清,但张千禧还是能辨识出自己。那是一幅中等身材、黑发黑瞳、充满阳光运动男生气息的样貌。

然后,他使劲扭转脖子,将眼球拽向眼角,努力查看自己的后脑勺:一种前所未见的装置占据了原本是头骨、头皮和头发的位置。

它大约有五厘米见方,摸起来像是一块石头,表面凸起许多金属质感的零件,就像一块集成电路板——这是张千禧知识中从外观上最接近的东西了。凸起的那些细小零件与指尖接触时会带来电流的焦灼感,想要真正用力按下去需要克服身体的条件反射,张千禧猜测这是某种保护机制。

一些零件会闪烁微光,比夏日萤火虫的光还要弱十多倍,但在几乎黑暗的环境下还是能看出来了。闪光似乎是某种信号,零件间还会有电流穿梭,一闪而逝,也像是信号。除了这些看不懂的闪光信号外,整个装置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不适的感觉。

“能摸出边缘,但是摸不出缝隙,既不疼也不痒。”张千禧用指甲试着抠了抠,就像掐头皮那样难受。他深吸一口气,用手掌拍上去。“噢!嘶……比直接给后脑勺来一巴掌要疼!”

脑袋后面多了这个奇怪的装置,但除了手感陌生之外,并没有其他异样的感觉,就好像它天生便长在那里似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