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 2:傻子梁贵君(1 / 2)

周言卿想了想,当务之急是先弄清楚她自己的身份问题。

到底天阉,还是女的?这事让她提心吊胆的。

她想了想电视剧里的九五至尊大猪蹄子,端着架子一脸高冷:“先退下。”

李全福一愣?然后恭谨应声,一溜小步地退至屏风外。

等这地方只剩周言卿一人,她呼出一口气,然后迅如闪电,扯开腰带,她低头往下看。

“咦?还好还好!”

总算踏实了。

看来朕还是个女的,不是男的,也不是天阉,就是这身材太平了。

这时屏风外有声音响起。

“主子……主子您撑着点?”

是一名少年,少年带着哭腔,悲悲惨惨,像是下一秒就能泪流成河。

周言卿慢吞吞的挪下龙床,她这身体太废了,走上一步晃两下,才几步路而已,就已走得她自己气喘吁吁。

扶着墙,穿过云雾山峦的屏风,她看见一名灰衣少年抱着一名蓬头垢面衣襟染血的男子。

李全福手持一柄白拂尘,旁边还有两名小太监捧着紫檀木的托盘,托盘上竟然是染血的长鞭,还有夹指板?

再看少年怀里的男人。

本是修长的手指青青紫紫甚至流了血,指甲缝里钉钢针。

而男人一对乌黑的眼瞳呆滞懵懂,似乎脑子不好使,看得出很傻气,但眸中噙着些儿水雾,恐怕是疼的。

“皇上,您龙体未愈,怎么出来了?”

李全福一步上前,腰杆挺得笔直,像是真的十分关心周言卿。

见周言卿看向梁贵君二人,他又疾言厉色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