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章 9:邪神(1 / 2)

周言卿看向李赞。

李赞一哆嗦,他头皮发麻。

有那么一刹那,他甚至要以为皇上是不是看穿了他?

李赞连忙收敛心神提示周言卿。

“皇上,岑平君是您后宫脔宠之一,其父是礼部尚书,近日在您面前很是得宠。”

周言卿眉眼一扬,“摆驾!”

……

冲宵宫。

傻子梁贵君之前一身伤,稍早之前已处理过,目下傻子正趴在窗户上,一脸呆滞懵懂地望着窗外那些人。

灰衣少年名叫方觉,是梁贵君的侍从,自幼服侍梁贵君。

而上个月,大周年祭。

雍胤帝微服出游邂逅貌美惊人的傻子梁贵君,当场下达圣旨把人弄进宫,方觉以就近伺候为名,跟着梁贵君一起入了宫。

眼下冲宵宫门前,灰衣方觉一脸阴翳地看着宫门口作妖哭闹的那堆人。

其中有一名男子身着宫衣,身段柔韧,肤色比女子还要白皙几分,一身的脂粉味儿,水眸似媚,却一股子盛气凌人的嚣张气势。

“狗奴才不得好死!本君有平君之位,这下贱的奴才竟还敢对本君大不敬,快拿下他!”

岑平君尖着嗓子叫嚣,呼啦啦的一堆人瞬间包围了少年方觉。

方觉眉眼很冷,而岑平君还不罢休。他刻薄的唇扬起一抹嘲笑,瞥了爬窗偷窥的梁贵君一眼。

“掌他的嘴,他敢对本君动手,便剁了他那只手!再抠掉眼珠子,腌在缸子里制作成人彘,也好让宫里宫外的人都看看,这便是得罪本君的下场!”

方觉的脸色越来越冷了。

他那个傻主子像是还没听明白,直至见呼啦啦的一堆人一哄而上,方觉隐忍着没反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