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章 14:天生魂香(1 / 2)

“觉觉?我饿了。”

梁问炘手上有伤,用他包成大粽子的手碰了碰方觉,之后他嘴唇一哆嗦,更加可怜兮兮了。

“觉觉,我痛!我手痛,腿痛,前胸后背脑袋痛!我还饿……觉觉,我要吃鸡大腿!”

方觉收敛了心神,忍俊不禁地看向他的傻主子。

“好,主子您等等,方觉这就去为您备膳。”

梁问炘满意了,但他杵在原地眨了眨眼,鼻尖又微微地嗅了嗅。

风过无痕,但人过留香。

这是周言卿的香,是神秘的体香,刻在灵魂里的香。

香气像一场清雨,像寺庙里的禅意,有点像沉香,但不像沉香幽雅沉闷,反而清新馥郁,沁人心脾。

梁问炘一副恍惚懵懂的表情。

今天一大早,本来李全福正在揍他,拿鞭子抽他,用板子夹他,还拿着钢针扎进他的指缝里。

他当时好痛的。

可突然之间嗅见这神秘的香气,再之后皇上从屏风后面走出来,那香气也随之变得更加芬芳馥郁了。

他当时一身伤,但嗅着皇上的香,竟然很奇怪的不痛了。就连素来昏沉的头脑都感觉清醒一点了。

那让他很开心,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愉快。

可是,真的好奇怪呀!

明明皇上以前不香的,怎么突然变香了呢?

梁问炘傻乎乎的满脸困惑,但他也没多想,而像是着迷似的,白皙鼻尖一抽一抽的,又深深地吸了好几口。

只可惜。

人过留香,但人走了,残留的体香很快就被风雪吹散了。

梁问炘愁眉苦脸,他可怜兮兮地垮下肩膀,“香香不见了……”

“好香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