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章 21:七杀七煞(1 / 2)

气宇深沉的摄政王紫衣华贵,萧衍冷瞥季翡修一眼。

“能弄死早死弄死了,琉沐说过,他不能死。他一死,咱们这些人,也全都玩完了。”

“啧。”

季翡修懒洋洋坐着,好似一把懒骨头,坐没坐相,东倒西歪的。

他单手支着腮:“就不能让琉沐想想办法?他不是国师吗?不是擅长奇门遁甲卦算占卜吗?那姓梁的闯祸精我真是烦他烦的要死。”

摄政王萧衍沉吟了半晌:“梁问炘一死,我们七人也必死无疑。”

两相对视,之后都有点无奈。

这事简直滑天下之大稽。

七杀七煞无一不是权倾一方的尊贵人物,外人不知,但他们自己心里门清。

同气连枝!

即便不是亲生兄弟,但性命相织,尤其是七人之中执掌青铜令,号称‘第三天玑,禄存’的楚琉沐,也就是倾天阁那位隐居山上的白衣国师。

国师曾断言他们七人全是从一名傻子身子里分裂出来的,这岂不是可笑?

季翡修早年得知这事时,本是不信这个邪。但后来曾出过一些事,他发现这事还真是邪性得很!

所谓的牵一发而动全身,‘一发’是傻子梁问炘,全身是七杀七煞这七人。

比如梁问炘平时头痛脑热,另外七人互相有感,又比如今日梁问炘在宫里被李全福磋磨了一顿,他伤在哪,其余七人便要痛在哪儿。

就比如这会子,季翡修捧着暖呼呼的藏袖炉,但他两只手在抖。

并且他本是桃李生姿,娇艳得很,可今日好似生了场大病,那娇艳的俊容都失色了不少,像是透着些儿惨白。

摄政王萧衍也好不到哪去,因为梁问炘被李全福打断一条腿,此刻萧衍无意识地抚摸着左腿的膝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