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章 22:这是哪来的小妖精(1 / 2)

皇帝?这九五至尊固然尊贵,但也就是听着风光。

事到如今,龙椅上的皇帝也就只剩下几分虚名罢了,早已大权旁落了。

就比如……

大周的雍胤帝动不动就连着十天半个月不上朝,满朝文武的奏章抄誉成两份。一份送去摄政王那里,一份送去孝贤老太后那边,等这二人过目之后再差人送去御书房。

而一些个事情,雍胤帝说了不算,得摄政王和孝贤太后发了话才行。

至于这皇宫重地?

季家这位爷更是说闯就闯,都不必通传的,那闲庭信步的样子更是如同在逛自己家的后花园。

……

季翡修来时,正好看见侍从方觉跪在紫宸宫外。

方觉肩上落了不少雪,冻得脸面发青,看那样子像是已跪了挺长时间。

“呵,蠢货。”

季翡修扫了方觉一眼,之后揣着藏袖炉,晃晃悠悠地走进紫宸宫。

此刻周言卿还不知方觉为了他家主子长跪不起的事情,那少年鸟鸟悄悄的,赶来紫宸宫就直接跪下。

满宫的太监侍卫见皇帝因李赞重伤脸色不好,心道这梁贵君准是要凉凉。贵君的侍从方觉跪就跪吧,可没人敢在这种时候触怒皇上的眉头。

毕竟……

虽说皇上如今基本不管事了,帝王失格,手无实权,也管不了事。

可往日一言不合就杀人脑袋的威名却还在,瘦死的骆驼比马大。

不论如何皇上手中依然攥着二十万私兵,另外还有先帝留下的死士营。

有这些底牌在,只要皇上自己不作死,基本可以确保能像以前那样为所欲为。

毕竟摄政王和孝贤太后相互敌对打擂台,雍胤帝的龙椅算是双方人马相互制衡的结果。

两边腾不出手收拾小皇帝,真正的大敌是彼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