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1:遥远的距离感(2 / 2)

他的人生,在遇见周言卿之前,从未吃过任何败仗。但他也知道。最初是因为他对皇帝动手动脚,所以皇帝才在紫宸宫给他开了瓢。

如果当日伤害他的,换成另外一个人,以他跋扈的性子,早就把人五马分尸了。

那时的皇帝可不像如今,那时皇帝并无倚仗。

但也不知道为什么,他下意识地就没往那方面想,反而还迂回行事,算计着皇帝的感情。

或许……或许他其实是有些嫉妒的。

嫉妒小皇帝对梁问炘那傻子的温柔容忍,也烦恼自己没来由的好感很可能是受梁问炘影响。梁问炘所拥有的,所珍视的,让他想摧毁,亦或者是抢过来。

他不像楚琉沐把仇恨和迁怒表现的那么明显,不像楚琉沐能把人关在小黑屋里折腾。但他就是气不平。

他是人啊,是单独的个体,可喜怒哀乐完全违背自己的意志,受另一个麻烦人物影响。

对方让他哭,他就得哭,对方让他笑,他就得笑。

他这么活着,和提线木偶又有什么区别呢?

他天生反骨,不愿受制于任何人,却又无法除掉梁问炘。

而此刻他感觉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破灭了,铺天盖地的黑暗来袭。

他也不知自己到底在想什么东西,只是怔怔看着头戴帝王冕冠的孱弱皇帝,看皇帝龙袍加身一脸淡然,却感觉像是山脚之下的蝼蚁在拼命的仰望,依然看不清置身山巅的存在。

有一种遥远的距离感,这份距离感令他心生无力,好似穷极一生都无法缩短,心里隐隐有些痛,却也不知这份痛是从何而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