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章 老秦你好猥琐(1 / 2)

“回去拿冰敷一下脸吧,别肿了就不好了!”

夏南烟道。

“好!”

玉婉婷点了点头,车速越发之快。

她一肚子的气没处撒,只能开快些来发泄。

在回到宿舍后,玉婉婷一边冰敷着脸,一边骂骂咧咧的说着要对付岩哥四人的狠话。

莫子玲和苏小月,只是象征性地慰问了几句,便都偷笑地忙活着各自的事情去了。

夏南烟躺在床上准备休息,却忽然忍不住打开手机微信,好奇查看了一下秦霄阳的朋友圈,结果发现动态极少。

而后,她不禁点开与秦霄阳的聊天界面,美滋滋地想去打个招呼。

可是很快,夏南烟的手指顿住,不知道该给他发什么消息才好。

事实上,夏南烟倒很想告诉秦霄阳,她是重生的,他是她以后的老公!

不过照夏南烟估计,如果真那样发消息过去,秦霄阳能把她当女神经的直接拉黑了吧?

“要不然,先装作刚认识,慢慢的发展?”

“可是这样一来,他还不得认为我是有意接近他,甚至对他的钱有所图谋?”

夏南烟晃了晃头,只得叹气地放下了手机。

没多久功夫,夏南烟困得睡着了。

迷迷糊糊之间,夏南烟仿佛回到了小时候,回到了那片深邃迷人的深山。

每天弹琴作画,吟诗唱歌,学习许多不同的才艺。

“师傅,你好厉害呀,居然什么都会!”

“师傅,你唱歌好好听呀,跳舞也很美!你是仙女吗?”

“师傅,你为什么要戴着面纱?让我看看你长什么样可以吗?”

“师傅,我爸爸妈妈在哪里呀?他们为什么不来找我?”

“师傅!不要让我跟其他人走……我不想和你分开!”

“师傅……我好想你……”

不知睡到了几点,夏南烟陡然从梦中惊醒。

一摸后背,赫然已经汗湿了一片。

“按照现在的年龄算来,应该已经有十一年没见师傅了吧?”

夏南烟给自己倒了一杯水,就在阳台坐了下来,看着外面的漆黑夜空,目光怔怔出神。

想到那个身段婀娜如同天仙,却整天以面纱遮颜的女人,夏南烟不禁叹了口气。

自小时候懂事并有记忆以来,她就和师傅住在深山。

虽然不知道亲生父母是谁,但师傅也算她半个妈妈,每天照顾她生活起居,传授她各种才艺。

七岁那年,师傅将她托付给了一位名叫linna的女性朋友,说是不能再照顾她了,linna会安排她的一切,要她乖乖听linna的话,绝对不能回深山,否则会有危险。

夏南烟照做了。

可事实上,那linna带她一离开深山,直接就将她丢在了一个偏僻小村庄走了。

她不明白师傅那个叫linna的朋友为什么要那么坏,她想回山里去找师傅,但由于从未离开深山半步,根本不知道路,最后走着走着就流浪街头了。

整整一年的时间,她在外捡破烂为生,过着叫花子般的生活,直到八岁那年才被夏家收养。

当然,这些其实不算重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