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2 家宴之上暗流之下(2 / 2)

余年不庆 月半云遮 1599 字 4个月前

商量完此事,范建也放过了范思辙,还答应了共推牌九,范思辙是乐不思蜀,柳如月就不怎么乐呵了。

范闲站在范浑身边,介绍到:“柳姨娘,就是那位派过来周管家的柳姨娘。”

别说柳如月,范浑都听得一愣,不是说你们关系缓和了么!?就这?

看着柳如月的尬尴,反正范浑不在意,毕竟周管家跪了一辈子,到了海里估计也还跪着,而且刺杀自己两人的也不是对方,这还有什么可在意的?

便道:“见过姨娘,姨娘不要介怀,范闲并无恶意,开玩笑开惯了。澹州一事,我已经知晓并不是姨娘所为,所以此事便过去吧。”

柳如月也是一愣,本以为又是一场难缠的勾心斗角,结果这孩子比范闲更通情达理······也不对!搞不好这范浑比范闲还要难对付也不一定。

昨日范闲还好,虽然老成,却也占不了主动权,不过是你来我往的出招,可这孩子却是一句话便将自己的准备打了个稀里哗啦······

有些复杂,但看在方才两人为范思辙说话的份上,柳如月也没了那些个算计和抵触,甚至多了那么几分谢意。也很直截了当的说明了自己的心意。

嗯,看着顺眼多了。

客套一番,却也非虚情假意。

看着时间也是用膳之时,便一同去了膳厅。

食不言寝不语,指的是什么?其实也不是那么回事,家主不说话,那,食不言,家主若是问话,食不得不言,全看你是哪个阶级的,若是没什么阶层,那就像范思辙那样就行了。

“听说你的侍女把礼部尚书之子,郭保坤给打了,可有此事?”

见范建开口,众人顿时停下了筷子,正襟危坐起来。

哪怕是范闲也没继续吃自己的,范浑则是正喝汤的呢,也不好吐出去,便多喝了两口。

放下碗,顿了一下。

看到自家二哥如此牛逼冲天,范思辙是发自肺腑的感到佩服。

“正有此事。”

范建打量着范浑,捋了捋长髯,又道:“此事,说大也不大,可说小,那就得看有没有人针对了。若是人家找上门来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“自然是顺其自然,郭保坤与太子走的近,今日寻衅相信也是为了找范闲麻烦,看来不仅仅是范闲自己不想成婚,不愿意见此婚能成之人也不在少数,可惜,却是寻衅错了对象。所以嘛,打也就打了,若是想过来寻个说法,那就尽管来便是了。”

话语平静自然,便如家常便饭的闲聊,看不出任何的波动。

范建眉毛不由的挑了挑,柳如玉也有些惊讶,范若若和范思辙则是满脸敬佩。

范闲嘛,他虽然也知道郭保坤是有意冲着自己来的,可也没想到连累了兄弟,心中稍有愧疚。

“嗯,也罢,此事我不会插手,到时候你自己处理。”

“那是自然。”

······

头回的家宴,也算是经过了。

没什么个值得多说的,又不是‘现代’,古板僵硬的就是一个字:吃!

这回,范闲跟着到了范浑的房间,四周打量一下,发现两人的房间几乎一个配置,只是看到有不少的侍女和仆役,有些惊讶起来:“你没让他们出去么?”

“跟他们说了,结果不乐意,我也就不强求了。”

“那你这不是威严扫地了么!?”

“威严?私生子谈个屁的威严。”范浑慵懒的回了一句,在他看来,威严这东西岂是靠嘴皮子的,只若自己家老爹重视一天,这府里就不敢有人想不开。

再者,总不能让环儿一个人收拾这么的一间屋子吧?虽然没跟自己签什么劳务合同,但人性化待遇还是要有的吧!

听着自家兄弟的话,愣了下神,这么一想,也是啊!私生子要个屁的威严,有用么?过了下脑子,随即也就忘了。

过了会,藤紫荆也来了,被放出来了。

走进院门,看着两人在在屋门口的石台上坐着,怎么看也没点贵族公子的样子。

“怎么样?文卷拿到了吗?”

神色虽然不急,可却不难察觉那内藏的急迫感。

“没拿到,说是文卷太多不好找,便托王启年明日送来,不过,估计是用不到了。”

藤紫荆听闻一怔,看向了一旁的范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