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5 源自范大魔头的恐吓(2 / 2)

余年不庆 月半云遮 1536 字 4个月前

打量一圈,范浑也找到郭公子了,不由喜上眉梢的说了一句。

“环儿跟我来!”

郭保坤和狗腿贺宗纬本来还等着范闲过来寻衅,败坏其名声,可没想到今日应该被带到京都府审讯的魔头特么也来了,结果那是个手脚慌乱。

范闲和范若若也是一滞,完了,那姓郭的要倒霉了!

看着范浑毫不犹豫,果断的朝着郭保坤走了过去,三人虽然并不是那种喜欢看热闹的,但也没有一丝想要阻止的意思。

暂不说对于郭保坤三番五次的寻衅本就不爽的厉害,更是对自家的老弟、二哥、恩人太过了解,说一不二,随着性子,便是最好的写照。

尤其在范若若的眼中,二哥活的,真的可以说是自由。

想做便做,若不想做却是天王老子来了都逼迫不了他!平日素来温和,该守的规矩也守,但那并不是他人强加之物。

看着一脸和煦微笑缓缓走来的家伙,郭保坤慌了一下,但随即一想,现在自己身在靖王世子的府邸,可不是区区一个私生子还是次子的家伙能放肆的,便振作了起来,道:“范浑是吧!你岂敢乱来,看看现在这是什么地方?容不得你放肆!”

站在郭保坤的身前,俯视而下,范浑挑了下眉,毕竟,这郭保坤跪坐也是跪,跪在自己身前说出这般话语,实在违和的厉害。

今日范浑一身黑色锦服,外边同样是黑色的衣袍,其上还有着金色祥云的纹饰,有环儿抱着自己的剑,所以没有配剑,腰间倒是多了枚玉佩,一身行头却是让那张俊美无双的面容上多了一丝妖异。

也不怪范闲常说让此人女装,的确是有些过于‘美’了。

范浑也不生气,俯下身,伸了出手,这一举动让郭保坤条件反射般吓了一跳,猛的打了个哆嗦。

“又不打你,你怕什么······”

语气温柔的说着,右手却接触到了郭保坤那大了一圈浮肿的侧脸,那触感,还发烫着呢。

“郭少啊,你这脸都成这样了,怎么还有心思没事找事?若不是这脑袋也不想要了么。”

笑容,依旧温柔的如水,眼睛如同月牙般,脸,也美的让人倾倒,可就是这样,郭保坤感觉自己陷入了寒冰地狱,发自肺腑传来了窒息的寒意。

明明看着那么美,明明是在笑着,可他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真意,仿佛下一秒对方可能就会把自己的头从脖子上扯下来。

——啪,啪。

范浑说话当中,手轻抚了几下郭保坤那滚烫的肿脸,待话语一转之时,啪啪的轻拍了两下,让郭少疼的抖了半天。便又道:

“哈,郭少别那么认真,开玩笑的,待诗会完了且先别走,京都府今日来找过我,前日我家侍女打了您,我也想给您个说法,您看如何呢?”

“噗——”

范闲看着自家弟弟这一痛操作,硬是没忍住,光是郭保坤那畏惧而又憋屈的想哭的颜艺就足够让人忍俊不禁了。

范若若坐在女子席位那边也是捂着嘴浑身颤抖着。

“范,范公子,这就算了,无碍,无碍,都是误会,没必要闹大了,此事也有我的问题,诗会完了,您就自便,京都府那里,我来说明可好!?”

“你确定?”范浑听着郭保坤的回应,狐疑的看着对方。

“自是当真!!”郭保坤被吓的都快失了魂,方才那恐怖的感觉仿佛还在死死捏着心脏似的,让人喘不过气,此刻那里还想什么寻衅,巴不得早点回府找爸爸。

再看这魔头身后抱剑的侍女,那眼神,这特么不是看死人的眼神吧!!?

“范闲啊,与你这位二弟为敌之人,可还真是想不开。”藤紫荆嘴角抽搐的叹道。

范闲笑着抽搐,但还硬生生的点了点头表示了个同意,可回过神,发现不对,自己来这儿是找鸡腿姑娘的,怎的看了郭保坤看了半天!?

随即,便如同莽汉般冲入了隔着薄纱的女子那边,传来一阵惊呼。

男人这边则是一阵不平衡的叫唤声,嘴里都说着不懂礼数,粗鄙之类的话语,可眼神却都是羡慕······

范浑不在意范闲耍什么宝,临走之前看了眼贺宗纬同学,结果——

这狗腿子汗都流到脖子了,竟然还僵硬的露出了文雅的笑容,施了一礼······好么,这腿子的确够忠实的。

瞥了两人一眼,心道应该是差不多了,便回到了自己位置,盘腿坐了下去。

可能有些失礼,但跪天跪地跪父母······倒也不是这问题,跪着不舒服。

待世子回来,范闲没找到自己心仪之人,没精打采的往范浑身边一坐,百无聊赖的发着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