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8 范闲扔出一口锅(2 / 2)

余年不庆 月半云遮 1320 字 4个月前

“这么巧,我也没成亲呢。”高兴。

“我又没有问你!”

范闲看着有戏,便又问道:“那你是喜欢那种俊美的,还是喜欢我这种英俊的?”

林婉儿听闻此话,却也明白对方心意,没有回答,自己跑了出去。

“没想到范闲是这样的人啊。”

待没人了之后,林婉儿啃着鸡腿,有些哀叹得说着,想到自己爱慕之人在身边,却得嫁给一个登徒子,心中的苦涩便不由的涌出。

好么,其中的事情虽然与‘剧情’相差不多,可范浑却没想到自己会这么生气。

还常去烟花之地?我家环儿是我女人!?

妈蛋!简直是毁我清白!!!

范闲当真好样子,不仅仅坑自己,还坑兄弟,不,是为了坑兄弟连自己都不放过!可以的啊!!

复杂的看了眼藤紫荆,这家伙竟然躲开这口锅了!?真是奇了!辣么大的一口锅,竟然没砸中!?

好气哦,莫名其妙得背了口躲无可躲得锅,你说气不气。

但范浑可不是‘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说’的那种人,而是‘宝宝心里苦我特么枪毙你’的那种。

被范浑惦记的人,不是亲人,便是已经倒霉,或者在倒霉的路上之人。

而今天,范闲显然是被惦记上了,并且被详细的被安排了一番。

······

用了午膳,诗会便彻底的结束了。

回了范府,藤紫荆跟着范闲回了院子,范浑则是去找范思辙研讨书局诸事。

其中王启年终究不得不与范闲扯上了关系,午后不久便送来了藤紫荆的文卷。

藤紫荆此刻却依旧是个死人的身份,见不得光,拿到王启年给的文卷一看,便看到藤紫荆妻小遇害的内容,一脸见了鬼似的。

待王启年翻墙撤呼后,藤紫荆这才出来。

范闲一脸古怪的看着藤紫荆道:“我去,我莫不是见鬼了?“

“嗯?怎么一回事?“

这话听着就让人摸不着头脑,藤紫荆走过来接过问卷,回想起上午范浑的话,顿时就将两件事联系到了一起。

将此事告诉范闲,范闲也明白了,自己感情不是见着过了,这个世界也没有聊斋。

“这看来王启年人还不错啊。“

······

王启年却不知道自己那些个事儿已经被那位花200两白银买地图得少年人揭了老底儿,但貌似对于他的任务也没什么影响。

总之,范浑是不管的那些了。

“钱够了吧?“

“二哥,够了够了,说您这些个雕版也是印书用的?倒是新奇啊。“

“嗯,不过印不多,修修补补估计还是能用,到时候原稿就有用了。对了,地方找好没?“

范思辙乐不思蜀的说着,听了二哥问的话,马上就应道:“那是当然,早开一天店,早赚一天钱,这事情必须得着急!“

范浑听着也是心情不错,这才像个正常人,挣钱,享受,不做这你想干啥?登月么?

“行,带我去看一看。“

“好嘞,不过二哥倒是候得给店里放几幅你的字画,到时候不仅吸引文人墨客,时不时还能拍卖几副,岂不乐哉?“

“行了吧,你小子!“范浑听着眼睛了亮了,笑骂道。

两人往出走,院外却来了辆马车。

一道艳丽的红色率先跳了出来,身手扶向车内之人。

“婉儿,今天你见着那范闲怎么不直接说,还来一趟范府,不过正好,我也想见见那范浑。“

“嗯,还是见一下稳妥。“

林婉儿想着那书童,心中却是一团乱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