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31 肯定是造了孽(2 / 2)

余年不庆 月半云遮 1271 字 4个月前

话不说完,可意思却通透了然,不禁有些惊讶于自家妹妹的想法。

竟然还要毁尸灭迹的么!!?

你哥我是那么凶残之人吗!?等等,这到底谁凶残???

缓了缓神,笑道:“顶多是伤筋动骨,给他长长记性,若是回头找麻烦,即便其父是礼部尚书郭攸之,却也不至于找我的麻烦,一来找我麻烦没什么利益可图,二来,为此却得罪了司南伯也不值得。此事若是范闲做的,那不用郭家如何,长公主、太子党就会跳出来找麻烦。再说,此中水不仅浑浊,还深不见底,你最好还是别参与进来,心我领了,我和范闲只要你平安快乐就好。”

范浑也不拐弯抹角,面色少了几分慵懒,多了几分认真严肃对范若若说道。

好久未见二哥这般严肃,范若若神色也不禁有些躲闪起来,心中想着,二哥多年未见,平日看不出来,却是多了不少威严,让人敬畏。

“嗯,知道了,我听哥的,可为了我,平添一个敌人,这也不值得。”

范若若有些弱气的说着,眼睛看了看倒了一地的人,依旧不由的担忧。

终归郭家可能没什么,但毕竟涉及到太子。

“行了,区区一个郭保坤怎抵得上自家妹子重要,别说郭家,太子,便是上面那位这么欺负我家妹妹,也让他躺在这儿!走了,我先送你回去。”

听着这霸道的话,范若若脸色有些发烫,感动是一回事,其他的,便是她想也不该去想的事情了。

二哥这般话都说出了口,她也不好再说什么,便听话的点了点头,跟着范浑往回走了。

······

问郭保坤这一夜的经历如何?那定是不怎么美好。

当然,这范闲也即将体会同样待遇,可能会稍微温和一些,但这也取决于当事人的实际体验···

可将若若送回家,范闲依旧没回来。

范浑抱着当日事当日解决的想法,觉得还是再回去一趟,其他不说,至少也得教训一下这被‘爱’打傻的家伙。

其他不说,这将若若一个人撇在这种地方,可就不怎么负责任了。

······

另一面,流晶河畔,还是那人潮涌动,热闹非凡的样子。

诗文送过画舫,本以为马上就有个结果,范闲也没料到,见见花魁比进趟皇宫都难,跟着李宏成先进‘楼’里长见识去了。

毕竟都是达官贵人的娱乐之所,这和心中所想,却是有着不小差距。

各色美女如林,气质各异,乐器歌舞,诗词作画,皆有能者,却是丝毫不俗。

不过想想也是,各个京都的贵人公子看得上的地方,岂会如市井街坊般杂乱不堪。

看归看,范闲脸上的拘谨却是不少分毫,也是庄稼佬进皇城———头一遭了。

所幸那边‘评卷’也还有效率,总之有了回应。新来的花魁司理理倒是名气不小,看着莺莺燕燕和客人都走出楼宇,如同追星般期待的看着划过来的小船,范闲也是多了几分好奇。

待到佳人婀娜之姿,小步轻踱的到了面前,范闲这才尬尴中带着几分打量的应了下来。

到了画舫,先是聊了几句,范闲便敬了杯毒酒,药倒了倾国倾城的大美人。

不动心?

当然不是,只是范闲心中此刻被一个女孩占据了全部,没心思想其他的,只是待这劲头一过,会不会动心也就说不准了。

俗话说的好,男人,都是大猪蹄子······

毒倒了司理理,范闲给其解衣宽带后,倒是颇有坐怀不乱的架势,一个人坐在桌前,品起了酒。

而与此同时,范浑也到了流晶河畔。

知道可能的剧情,也不用多费时间,随手抓过来个嗨皮的公子哥问了下司理理在哪里,也不用威胁,那精神头就如同打上肾上腺素,一痛介绍,如同这货和司理理有啥关系似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