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35 别闹,正经点,开堂问审呢(2 / 2)

余年不庆 月半云遮 1257 字 4个月前

毫不意外,只要能药倒,那就一定要药倒了,抱着宁可错杀一万也不能放过一个的心境,这四个护卫肯定是跑不了的。

这不,哼哼唧唧的背景音效顿时就没了。

“好,开始你们的证词吧。”

梅执礼也没发现空气有些微妙的不对劲,直接命令道。

于是——

就陷入了莫名的寂静和尬尴之中。

贺宗纬和梅执礼两人大眼瞪小眼,一脑袋上全是问号,咋回事?你的证人咋不说话?

贺宗纬被看的也是一头雾水,看向身后那四个人道:“赶紧回大人话!”

然而,这种一觉能睡道天荒地老的睡法,岂是叫唤两声就能叫起来的?

范浑直接就撂摊子了,气道:“梅大人,此子简直是不把您当回事儿!!!如此儿戏!如此欺辱!当我范家是没人了么!?请梅大人做主给我一个交代!!!”

贺宗纬顿时就七窍生了八处烟,那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了,本来想好的言辞也彻底忘到了爪哇国。

“你!你!你休要妖言惑众,明明是你打了我家公子!”

就见范浑一副相当欠打的表情,道:“你家大人还打我了呢,空口白牙,污人清白,你这种人才是罪加一等!当真是闲的没事找事,我懒得跟你抬杠,如何定罪自有梅大人在,岂是你我可以决定的!?”

范浑硬是把没主见的梅执礼给捧到了九重天,距离玉皇大帝的席位估么着也就一步之遥了。

没看梅执礼现在都喜开颜笑了?

可毕竟没证据,原告外加证人,都不说话,这还判个屁!

范闲也是一副钦佩的看着自家兄弟,真有你的,白的让你说成了黑,黑的硬是洗白了,胡搅蛮缠原来是这么用的。

听着像是智计不凡,可范闲却知道,这位是简单粗暴······不服?不服统统都药倒!

可真是,去尼玛的都死开!一个不留啊。

神仙操作下,现在公堂已经沦为了食堂,根本没了正经,见此,梅执礼也没了办法,便道:“此案就这么结了!原告与证人都没有出席,只能这样了,退堂!”

范浑脸上也露出了和煦的笑容,对嘛,这痛痛快快的岂不舒服?

也不管贺宗纬如同吃了几斤粑粑的脸色,给范闲一个眼色,两人相跟着便朝外走去。

可是,刚走了两步,便见外面一阵骚动,身穿盔甲的士兵便涌了进来,站在两侧。

“什么情况?”范闲看着,一头雾水的问道。

范浑却是一阵奇妙,这特么审自己,太子来了有啥用???

单纯给小卒子撑腰?那估计不至于···于是神色有些复杂的看向了范闲。

“你看我做甚?”

“没什么,就是感觉我跟着你,真是倒了霉···”

“你什么意思!?”

“意思就是,喏!”范浑说道一半,抬了抬头,示意看前面。

范闲顺着看去,门外人都跪了下去,便听:‘大人!太子殿下驾到!’。

范闲神色复杂而又诡异,却向范浑说道:“跟着我倒霉?难道行刺之类的只针对我,没你啥事了?”

“······”范浑一愣,卧槽,又忘了,什么叫孪生兄弟?同母同父同年同月同日生的,那叫孪生···阴谋诡计岂能没把我算进去?

范浑总觉得自己是个‘外乡人’,可殊不知,背景早就被设定了,时间过的过的就忘了庆帝和叶轻眉和自己啥关系了。

叹了一声,真是余年不庆,让人心生愁苦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