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45 你们都想害朕!(2 / 2)

余年不庆 月半云遮 1387 字 4个月前

范浑也安慰了好久,毕竟是妹妹,又不是范闲!哼!

别说‘哼’这么一声诡异,谁特么还不是个宝宝了!

范浑也着实庆幸,幸好这里的是自己,若是换个人来,估计早就被这些队友坑哭了。

关键时刻没个辅助效用,一到坑人,那他么全是蒂花之秀!

秀你一脸不说,临走前还不忘了带你一程,你就说都这样了,心态没爆炸是不是得让人夸一夸?

不是范浑自夸,咱这心性,咱这素养,那是杠杠的!

别说打野,就是拆塔他都感觉带不动。

不是敌方的塔血厚,而是队友真吉尔坑,庆幸的是,还好没队友伤害,要不然这满地尸骨累累,估么着都是自家兄弟垒起来的。

说归说,这事儿范浑是不抱指望了,至少,就像今日这种主动解释,他是不会再来一次了。

难!

真难!

一根筋遇上坑货形成的连锁效应威力实在恐怖,这岂是凡人之躯可以承受之物!?

······

待回了范府,几人也算是各回各院,各找各···呃,也莫得有···

一到院子跟前,范浑就看见了环儿,看这样子,他都觉得这丫头就没休息,一直站在这儿等着自己回来···也说不定就是···

范浑不自觉的一叹,看看自己身边的这点儿奇葩,莫得感情的工具人环儿,二话不说大劈棺的武夫叶灵儿,成天挖坑的甩锅王范闲,一言不合帮你杀人的藤紫荆······前途多难啊——!

人艰不拆,人生都要步入尽头了,拆不拆的都是小事儿了。

“环儿,以后让其他人帮着收拾房间就行,不用你一个人收拾。”

范浑看到环儿说的第一句话,算是关心之语。

不像范闲把侍女仆役直接赶了出去,范浑可没费那个心力跟着仆役们周旋,可这留下是留下了,但是环儿却不让他们进房间做活······硬是一个人揽下了侍女仆役们的工作。

仆役们知道这位是自家二公子从澹州带来的侍女,而且这清冷美丽的姑娘还有五六品的修为,自然很是尊敬,尊敬是不假,可看着这冷冰冰的姑娘干着自己等人工作,而自己等人站在一旁却只能看着···这若是被家主少爷们看到,怕是要倒霉的。

范浑此话虽然听着是关心,也未尝没有这些因素。

天天看着一个个脸色惶恐的家伙,不知道的还以为家里出了什么大事儿呢。

可实际也如此,范府对待下人已经算得上宽厚,可规矩便是规矩,有些东西却是不能没有。

环儿静静的跟在范浑身后,听到此话,脚步慢了一拍,缓缓回应道:“公子,这些活环儿一个人就能完成,用不着外人。”。

“嗯?”

范浑一愣,这环儿回的话,貌似破天荒的有主见啊。

停下脚步侧过身古怪的看向这清丽的姑娘,怎么就转性了?

面色恢复了平静,有些好奇的问了一句:“为什么这么想?”

看着环儿面色有些发白,或许是紧张,也有些惶恐的意味,似乎踌躇难言。

平日里见惯了这姑娘只听命行事的样子,那叫个干脆利索,这般模样倒还真是第一次见。

“回公子,环,环儿不喜欢他们碰您的东西。”

好不容易说出了心中的想法,可一回神,环儿的脸色变得有些发白片,单薄的身躯不自觉的有些发颤,直接就跪在了地上。

“奴婢错了,请公子原谅!”跪在地上,环儿一脸着急,话语中尽是惶恐和不安。

“······”我特么是大魔头还是怎么着!?也没亏待谁啊!!?

可环儿的举动和表现却让范浑一个战术后撤,这是怎么了!?你为何突然就跪了???

绞尽脑汁也不知道对方为何会突然表现出如此激烈的情绪波动,而自己说了几句,无非也就是平日的家常话,这话里话外,哪儿有半点责备之意???

竟然还表现得如此惶恐,你到底是谁!?这肯定不是我家莫得感情的工具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