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5 原来是个讨债的···(2 / 2)

余年不庆 月半云遮 1342 字 4个月前

同为穿越者,为何这一位就如此优秀?竟然还能当其他‘穿越者’的老娘!?

范浑似乎感到了源于世界的恶意。

鉴察院外面人少的很,看似老百姓也对此地充满了忌惮和避讳,这么一个明晃晃的人站在石碑面前有多么惹人注意,自是无需多想。

范浑知道不宜多留,看了碑文正要离开——

“诶!?这不是李公子吗!!”

虽是惊讶之语,却带着浓重的油滑之意,范浑都不用眼睛看就听得出来,一幅地图要自己二百两白银的那位无疑了。

回身一看,一袭鉴察院黑色制式的衣袍,脸上浮现着油滑笑容的家伙···王启年。

可听着对方的称呼,范浑也笑了:“王大人,还叫我李公子呢,该知道的都知道了吧。”

看到装模作样的王启年,范浑也觉得有趣,自己来了几天,刚开始王启年应该是没发现,可现在嘛······这家伙也是坏的很,信他才真是有了鬼。

王启年被拆穿了,神色也没什么变化,笑的跟菊花似的脸都是褶子,看着倒是让人不生厌恶,油滑是油滑,可这家伙总是恰到好处,大概也正是因为经验老道,深知油滑之态过犹不及的道理。

“哈哈,当然知道了,这不您不说,我就当作不知道嘛。二公子来鉴察院可是有事?”

整了一下衣襟,向前走了几步,王启年没什么官架子的询问道。

范浑打量着这位,也是奇了,脸皮子这东西真是个好用的玩意儿,原来只要够厚就不愁混不开啊!

“上回倒是我也有问题,王大人不介意就好。至于说来鉴察院,不过是路过看一下这石碑。”既然知道自己的身份了,那这来意,也无需过多解释,范浑看着王启年说着,心中却是思量一番,王启年是陈萍萍授意才接近范闲···或许也包括自己,因此,还谈不上信任。

两人话里话外无非是些没营养的内容。

“原来如此,叶轻眉大人却是世间少有的奇人,过来看看也是好的。正巧碰到您了,在下倒是有些事情想问一下······”

王启年笑着说道,话语一顿,面色上显露出些许犹豫,样子装的倒是像那么一回事儿。

“是问藤紫荆的问题吧。”

听着眼前的年轻人平淡的话语,王启年一滞,眼睛顿时一瞪,睁得老大,满脸的惊讶。

范浑倒是一如常态,想问什么?难猜么?若是不问,那才奇怪!

藤紫荆一事的背后本就有陈萍萍的操作,而王启年一来是授命而为,再者,这货的心不坏,也有真心保护其家眷的意图,而藤紫荆的问题解决了已经两三天了,虽然结果不错,可过程已然超出了一些人的预料。

所以,王启年想问什么,却是一目了然。

不等对方说什么,范浑接着便道:“看了文卷,稍微费了点功夫便找到了他的妻儿,看来其中王大人也是出了一份力,我就先代他谢过你了。”

嘴上说,总还是有些无力,范浑面色也正经起来,朝着王启年微微施了一礼。

在范浑来看,剧情早就不再是剧情,那兄弟自然是兄弟,即便是必然的结果,可这份帮助却是作不得假。

即便与自己关系不大,也没无利益之因,应该做的便是应该,简单易懂。

王启年也是一愣,连忙扶过去,嘴里还说着:“客气,客气,王某人也是看着对方可怜,动了恻隐之心,心存正义使然,万万当不得大礼!”

范浑直起身,有些无语的看着王启年,心道:特么还正义······哪门子的美少女战士?

有人会这么自己夸自己么!?

“好吧,总之这件事多谢了,若有事情可以去找范闲。”

范浑也打算回了,可想了一下,怕这货没事儿就找自己,乱了安排,便特意说了一下若有事去找范闲。

王启年一听,有些迷糊,这与自己说的人是范浑,可自己若有事却得找范闲······什么操作???

“那我就先走了,王大人你自己忙啊,回见。”

说着,范浑已经转身走了出去,王启年一看,连忙大声道:“诶!?您别着急着走啊!”

这么一叫,范浑也停下了脚步,不解的看向王启年,莫非还有事?

便听:“那个给藤紫荆妻女安排宅院的银钱······不知在下找谁报一下销啊?”

“······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