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6 清倌人与未婚妻(2 / 2)

余年不庆 月半云遮 1362 字 4个月前

所以,单纯的说,范闲不过是找人来的。

可是,到了醉仙居,却是有点难迈开腿,心里有些痒,可又是个两辈子被碰过女人的穿越者,这场面一个人还真是那么点儿困难。

上次好歹有个李宏成,单独逛窑子这种事情,还真不是那么容易······

范闲也是奇了,范浑那家伙上次独闯醉仙居的画舫···到底得多牛逼啊!

殊不知范浑上次那真是一肚子窝火,万花丛中不沾身,别说不沾身,估计那火气都能把花儿焚了,哪能受到气氛的影响?

见过头回去青楼就直接把一画舫的人全撂倒的么?心中若无火气,谁特么能做出如此丧心病狂之事!?那些个侍女小姐姐一脸懵比就被打晕了,更不要说那些仆役,更是被砸的两天回不过神。

这还是某人刻意控制的战果,否则,这哪里是来青楼寻人的,更像是哪家仇敌过来寻仇的。

大白天的,白日宣淫的人毕竟是少数,更不要说人家根本就不营业。

这也给两个不速之客提供了相当的便利。

叶灵儿不说,轻功不错,几个上下便上了画舫,仆役们不多,估计也是轮班,叶灵儿不多说,碰到的就打昏,没碰到就躲开眼线。

避开几个没功夫的下人,自是不难。

而前后脚,范闲也登上了画舫,可用着轻功腾挪缓缓落到甲板,看到眼的画面却是一僵。

这莫名熟悉的画面实在是似曾相识······横七竖八昏倒在地的仆役们,貌似就在前些天还见到过······

就这么一瞬,范闲对范浑在此约会司理理的事情,彻底的坚信起来。

除了那家伙,还有谁能做出如此奇葩之事!!!

就算是怕别人知道,也不用次次打昏人吧!!这是人!不是沙袋!经常被打昏,不说脑震荡不震荡,时间长了肯定得落个病根吧······

实在是残暴!

强闯画舫之事,与时代无关,也是当真少见。

不说打手不少,本就是难以完成的壮举,其次,这般事迹却是不怎么见得了光。

司理理也算是见多识广,但这接二连三的打到仆强行身份闯自己的画舫,当真令人头疼。

当门被拉开看到红衣女子的一刻,司理理完全都没有什么意外,作为一个清倌人,实则是间谍的聪明人,也多是料到了此刻的情况,只是,未曾想到如此之快。

京都城的势力也好,还是眼前少女的性格,不能说了若指掌,可关于范家的两位兄弟,却是颇为了解,甚至,是其未婚妻也同样有些不浅的认识。

加上那自己刻意为之传出去的传言,出现如今的场面,也是意料之中。

“可是叶灵儿小姐,不知小姐来妾身的画舫有何要事?”

一袭黑色丝绸罩衣,长发如瀑般流散身后,给人一种温婉宁静的观感,司理理缓缓起身,俯身裣衽施礼,话语尽显淡然平静。

司理理是一副落落大方,叶灵儿却有些失了气势:“不错,我就是叶灵儿······你···你认识我!?”

倒非是没那胆量,可看到司理理这般平静的态度,却是不好以势压人,若人家与范浑并无什么关系,自己岂不是给范浑添了麻烦,再者清倌人,也都是些可怜人,她可做不出来欺负这些女人的事情。

“叶小姐在年轻一辈中武功不俗,京都城中名头响亮,就算是理理也是仰慕已久。”

司理理带着微笑,温柔的说着,却是丝毫看不出虚假。

叶灵儿听着司理理这话,也是有些愣住了,本还以为的一番争执却是根本没得痕迹,这突然还被未曾一见的清倌人给夸了······显然与预料之中的场景毫无相似之处。

“也好,既然你知道我,那我也不拐弯抹角了,那···那个,范浑你可知道?”

问道此处,话却难言了起来,总不好问对方与范浑是什么关系,一介清倌人和客人,能有啥关系?明的问,反而落了下乘,可叶灵儿也不是那种善于勾心斗角的人,此刻这般模样倒的确显得有些天真单纯。

司理理嘴角微微扬了一下,也是感觉这姑娘有趣,可毕竟身份不同,不好失了礼数:“自是知道的,姑娘的未婚夫,也是最近闹得京都沸沸扬扬之人,其本人是前几年便出名的若川先生,书画一道风采不凡。”

只是恭敬的回应,两人此刻完全没有半点不和谐的气氛,而这种诡异的情况也是叶灵儿纳闷之事。

自己过来究竟是干什么来了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