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7 道高一丈(2 / 2)

余年不庆 月半云遮 1312 字 4个月前

呃,被司理理玩的一溜一溜的······

看到此处,听到此处,范闲也是一抹额头,心中不知怎的竟是有点看不下去的感觉。

不错,好像自家弟妹被人欺负了,结果自己弟弟还不在场···此处应该避嫌才是,可,这算个什么事儿啊!

范闲这么一想:对啊!我操这心干啥???

反应过来二话不说压着脚步,轻功用着根本没什么声响,速度却是一点都不慢,几个来回就溜了。

嘴里还念叨着:“回去得先告诉范浑,这坨破事儿让他自己解决去吧···”

范闲溜了,里面的两位却丝毫不知,不过也是,毕竟两人的心思也没那个余裕注意外界。

可怜,也就可怜了那些个无辜小厮丫鬟,三番两次被人打了黑拳,脖子都快断了。

······

司理理是个心思剔透之人,看得明白,却也看不明白,明白的是眼前之事,不明白的却是大势。

聪明人就是这般,少有不自以为是之人,可能是属于聪明人的傲慢也不一定。

可即便如此,也是非凡之人。

小聪明尚且被称聪明,这般去思考也并无过错。

只是,聪明人也有无解之题,就如当下——

范浑的喜好?

司理理不过接触两面,这事情如何会知晓?靠蒙吗?

眼睛微微睁大,似是呆愣起来,可随即便开口问道:“叶小姐这个问题难道不该问范浑本人吗?”

叶灵儿也是没想到对方竟然反问了回来······

“可,可他,来找你了。”

这话一听,司理理就彻底明白了,原来是这样,不由得笑起来道:“原来叶小姐说的是这个,若是喜欢,我觉得范公子喜欢‘静’。”

“静?”

“不错,妾身也不过见过两次范公子,自是谈不上了解,可观其举止,似乎一直保持着低调的态度,至少,不算张扬,最近的事情也多是他人寻衅在先,却从无主动滋事。想来,并不喜欢高调行事。既然是这般,那么去掉了其他可能,那大可能是喜欢‘静’了。”

司理理缓缓说着,也非是没有根据的胡言,心中想着最近范浑所作所为,还有那仅有两次的见面,还是多少有些蛛丝马迹。

凭着记忆和自己猜想,也是猜出了些许内容,便当作了回应,说了出来。

在司理理眼中,这范浑虽然身份过往一查便明了,可给人的感觉却充满了神秘,不说天下一手之数的宗师的身份,就是那日所说的内容,便不是常人能说得出来的隐秘。

看似淡漠冷酷,可又不缺善意,只是口头的约定,却让人说不出的感觉可以信任······

叶灵儿听完此话,也沉默了片刻,顿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。

朝着司理理微微俯身,道:“这回真是打扰姑娘了,给你带来的不便,来日我会补偿的,那些仆役我下手不重,姑娘放心,今日我就先回了,多谢!”

双手抱拳,一副江湖人的礼仪模样,叶灵儿却是待不下去了,先不说此地是何地,就是眼前这个清倌人的姑娘便让人感到难以应对,而听了对方的解惑,她也是有了些许想法,道谢一声自是应该。

“叶小姐慢走,小女就不送了。”

“嗯,那我走了!”

叶灵儿是个痛快人,这点不能否认,说走就走,走的也利落。

看着红衣姑娘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,司理理看着对方的背影离去,嘴角不由的扬了起来。

这两人,倒是般配,像是对欢喜冤家,有趣的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