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65 论虚实谈妄语(2 / 2)

余年不庆 月半云遮 1316 字 4个月前

那日藤紫荆没见到,所以有些茫然之色,而李宏成却很清楚,毕竟那日在自己的府邸,二皇子自然是和他说起过,再者,亲眼看着侍卫将谢必安抬走的······不知道也不现实······对此,李宏成是听得一阵冷汗。

“原来还在修养,明日让下人送些我亲自调配的伤药,京城里的剑客这位算得上不错,养好了也好有个切磋对手。”

范浑点了点头,表示了解,随口继续说道,面上一副认同对方实力的真诚。

李承泽听着也是愣了一下,却是不知答应好还是拒绝好······谢必安撑得住么?

“也好,二公子有心了。不过说起来,你们没留个活口吗?这种情况,留下活口岂不是有了线索?”

李承泽硬着头皮接下了源自范浑的善意,然后话锋一转,说起了方才之事。

听闻此话,范闲和藤紫荆都愣住了,对啊!为啥不留个活口逼问对方来历呢!???

突然发现自己貌似没发现华点,可自己等人身边也没盲生给提醒一下······

却听:“二殿下说笑了,情急之下,难把握轻重,更是没料到来的刺客如此孱弱,经不住打,没两下就都咽了气。”

“······”您会聊天么?

众人心中莫名就升起了如上想法,司理理都禁不住一颤,憋着笑意。

知道这位实力的,觉得还像话,可不知道的,估计就觉得这货装逼装得实属清新脱俗。

“咳!呃,事情已经这样,你们怀疑也是正常,不过我也的确有心拉拢你们二人,这么说吧,听起来虽然不好听,可两位如今还未入宗谱,日后司南伯的爵位也轮不到两位继承,范闲还好,与林婉儿成婚后定会继承内库财权,日后自是无忧。”李承泽话到此处,却看向了范浑。

此意已经明显的不能再明显。

可范浑笑了,道:“二殿下对那个位置有兴趣?”

而以范浑来看,李承泽这个人物,性格并不适合,看似放荡不羁,可实际上也很是相符,智计才能虽然不缺,可缺了那种大气磅礴之势。而且,最重要的是,这人,骨子里的高傲,已经超过了皇室应有的傲慢。

恃才自傲,也要有个限度,不是么?

出此一问,并不是试探,单纯是为了下言。

看李承泽没有回应,只是看向自己,等着自己,范浑也不等着,直接道:“二皇子若是怕范闲与太子交好,成为其门下之人,却是想多了。作为聪明之人,陛下正直春秋鼎盛,效忠,也自是效忠陛下,不论是太子,还是二殿下,想要争,怕是一时半会也争不到什么东西。”

“自古,对皇子争权夺势,是一种试炼,一种考验,可一旦玩的大了,怕不是长久之事。”

说着,范浑的眼中也带上了泠然之色,听着像忠言逆耳,可实则,就是在敲打对方。

你是皇子又如何?

范浑就是知道这些人还真拿自己没招法,打?打不过,想通过手段,却没凭证,光明正大的正面刚,反而一个能打得都没有。

何为阴谋?就是这么简单的事物,一旦拿到明面,就没了效果,而范浑所为,恰巧就是没套路的把暗里的东西扯出来,扯还不是完全扯出来,只揪出一半,这就比较让人难以下口了。

听闻此语,李承泽也是有些怔然,没想到,唯实没想到眼前这位胆子如此之大,大到让自己都心惊的地步。

可话的内容却是做不了假。

此刻争也罢不争也罢,都不过是虚妄罢了,时机,还不到那个地步。

李承泽有种瞬间明白了对方从方才到现在话语中的含义。

——没有必要此刻对付两人,对付也是徒劳,这般做法只能将两人推向另一面。

明明白白的说了,两人不会加入任何一方,而此刻也不是站队的时机,若是效忠,也只会效忠一人——庆帝。

也就是说——他多此一举,顾此失彼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