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68 因不解而心生意(2 / 2)

余年不庆 月半云遮 1343 字 4个月前

“相信我。”

没有说我也相信你,却是‘相信我’,语气还很坚定,为的是让司理理安心。

可话一出口,范浑就觉得哪里不对劲,怎么说的自己好像杨永信似的······

姑娘,信我得永生,电疗了解一下?

范浑陷入自己突然飘忽不定的脑洞之中,同时,司理理也有点发愣,自己为什么就轻易的答应了他!?

莫名之间也算是有种清奇的默契,互相还对视了一眼,似乎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不解之谜——我为何会这么想?

······

这边做这边的,范闲那边也没闲着,虽然名中有闲,可命中却不得闲的厉害。

面上虽然看着不怎么在意,可这情况已然触及到了底线,查,自然是要查。

首先想到的,自然是王启年,范闲范浑两人初至京都,手头上自然没有那么便利,唯独认识的王启年算是有些门道,至于说自家的亲爹,他却没来得及想起来,不过,就算是找范建,其间也不是那么好办。

于是,马车上待范浑一溜出去,范闲便对车前的藤紫荆说道:“藤紫荆,去鉴察院。”

藤紫荆听了,只是应了一声,虽然此事并不是针对他,可毕竟对于范家两兄弟,他是真心把两人当成了兄弟看,过命的交情,此事自然是希望能帮上忙。

而车上静静坐在范闲对面的环儿听到,也没任何反应,可心里却赞同此事,对自家公子不利之人,都不应该存在于世,没有因果对错,对于她来说,在意的只有自家公子。

三人话语交流的少,可却是无声的默契相投。

查,自然是要查个水落石出,敌人自然是要杀个干净利落。

想归想,若是知道,也就难下手了。

就如范浑一般,有些事看似能做,可后果却难以背负。

片刻过后,破破烂烂的马车缓缓停在了鉴察院大门之外,配合上鉴察院阴仄肃穆的背景,画风不由得有些扭曲起来,总觉得有些不搭风格。

可范闲没心思顾及这般事情,让两人等自己,一人径直走了进去。

因为上次来过一回,此次却无需大动干戈,还显得有些轻车熟路,可不同的是,这次却被有意拦截住了······

看着面前的中年男人,发髻加冠,头发整理的有些过于干净利索,眉宇之间除了严肃便是严肃,可目光却不善的厉害。

被人团团围住暂且不说,眼前之人的态度也莫名其妙,明明是自己两人被刺杀,怎么搞的好像自己这边还错了不成?

眉毛一挑,有些古怪的问道:“你是谁?拦我做甚!?”

可这人也不回答,反倒是问:“可知你做了什么!?”

严声厉语,还铿锵有力······哟呵,这货从哪儿滚来的?

范闲吊儿郎当的看着眼前之人,也是一阵迷糊,于是道了一句:“马车不能停在大门口么???”

“······”

顿时,空气莫名的有些尬尴,朱格也愣是没反应过来这是哪跟哪,为何会扯到马车上。

范闲可没想到自己被刺杀反杀一下还能有错,只道是人家好歹算是政府机关,随便停车可能还真不行,而且还觉得可能性颇大,否则也不会如此灵性的一问了。

朱格愣了愣,却是想不通其中关窍,于是很自然的就撇开了关于马车的话题,继续训斥道:“无知小儿你坏我大事!你杀程巨树,可知坏我大庆伐齐谋略!”

范闲听得是一脸懵逼,这关我何事啊??

而后,下意识就蹦出一句:“诶!?你可不能瞎说,明明是我兄弟范浑杀的!”

“······我···”朱格听得顿时差点被噎死,这小子特么咋不按套路走呢!?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