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85 互通有无(2 / 2)

余年不庆 月半云遮 1256 字 4个月前

乍听之下似乎有道理,可范浑回神一想,哪里来的道理!

“你的事你自己来处理吧,我这边还得审司理理呢,事儿不少,后天还得去大理寺报道,你当我每天很闲不成?”撇撇嘴,知道范闲也不是认真的,但有些话还是说死了好。

范闲也不当真,话题一转,问道:“得了,不说这些,林珙此事,说真的,你觉得我这么做可行?”

“此事你看着办,如果为了林婉儿,你这么做多是正确的,可若是以敌人的角度来看,死人最稳妥。但这都不是问题,既然选择这个方法,那就要保证做到林珙不再跳出来找死了。”

听了范闲的问题,范浑稍想了一下,平平淡淡的给出了自己的想法。

在他看来,林珙终究是个炮灰,连个炮兵都算不得,小角色罢了,其死活纯看心情,所以不重要的人,也无需太看重,此事若是能让林家转而与范闲亲近一些,那也是好事。

一个林珙,抛开了宰相之子的身份,那着实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人物。

范闲怔了一下,听着自家兄弟的话,的确有些出乎意料,以他的了解,范浑竟然让了一步,实在有些令人惊异。这货可不是那种别人踩在头上能忍气吞声的主儿。

“啥时候你性子这么好了?”

范浑一瞥这货,白了他一眼:“我性格一直都不错,是你眼瞎没发觉我的优点。再者,林珙不过是个小角色,死不死的我不在意,我只在意这货收敛不收敛,还有幕后那两位有完没完。”

“呃······”好吧,范闲算是理解了,哪里是转性了,着明摆着压根就没把林珙当回事儿看啊!

不过范闲仔细一想,的确林珙除了二舅哥这个身份棘手,其他的······还真不够打的。

“好吧,说说你那边,司理理怎么就你主审了?这不明显就是在帮你么。”自己这边说完,范闲也颇为好奇范浑这边的事情。

然而,范浑眼神古怪的看了两眼大兄弟,道:“你问我我问谁去?”

知道是知道,若是说,那就难说了,范浑看着这走向也是懵比,这事儿先不说是不是该范闲来做,陈萍萍怎么想的他还真看不懂。

毕竟和原来变化也不小,多一个人那就是最大的变数,更不要说还是范闲的兄弟······

范闲听着,也没惊讶,毕竟就是让他来,估计也看不明白:“呃,那你小心些,鉴察院看着水深,别陷得太深。”

“嗯,这点放心吧,把司理理的事情解决了,估计也不会经常去了。”

嘴上这么说,心中却道:可能么?不说陈萍萍对叶轻眉的感情,就是自己两人本身就是夜中的灯泡,怕是难不惹人注意。

接着,范浑又说道:“对了,林珙的事情我告诉了太子。”

“嗯?为何?”

“断开林珙,或是林家与皇子之间的联系,林若甫老谋深算,不会与任何一位关系太近,总会保持一个平衡点,实际上,这便代表了这人根本不会靠近皇子,林珙的问题,大多是林珙自己的行为,不说其他,给他们找些事情也不错,省得太闲,总想着生事。再者,锅甩出去就不是自己的了。”

范浑面色泛起笑容,仿佛只若可以给那些人添堵便是值得一乐的。

范闲自是明白,面色也笑了起来,对此,他觉得也应该的,毕竟总是找自己两人的麻烦,总该奉还些颜色,虽然不好大张旗鼓的干他丫的,可也不妨恶心他们一下。

“幸好你猜到了我的想法,否则估计又麻烦了。”

“谁说不是呢。”范浑侧了侧头,也多是庆幸自己想到了。

谈的差不多,见天色不早,范闲先回了自己那边。

坐在屋中天井下,稍微微凉的风拂过,却觉得很是舒爽。

“这事赶事的,最近还真是充实啊——”

环儿在一旁,范浑自言自语的一叹,想想所谓的剧情,这些个事情可没这么玄呼,想来想去也没想到到底哪里有了问题,但范浑算是清楚了,多出一人的这个世界,显然不可用原先的判断去揣测了。

尽管相近,可依旧不同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