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.娇嗔(2 / 2)

夏璃娇声笑道,“皇上,臣妾哪里有那么娇贵,还劳烦皇上亲自动手照顾。”

谁知凤墨羽依旧是一脸的笑意道,“朕平日里也没做过这些,今儿做起来还觉得顺手,日后爱妃哪里不舒服,便跟朕说,朕来照顾。”

“皇上越发的作弄臣妾了。这宫里有些个得力的,怎的还能劳烦皇上亲自。”夏璃垂眸。

凤墨羽连忙说道,“朕喜欢。”

“皇上……”夏璃这才抬起头,轻推了一下凤墨羽,满脸的娇嗔。

凤墨羽拥着夏璃,道,“璃儿,你说咱们的孩儿是男是女?”

夏璃眨了眨眼,轻轻的摇着头,道,“臣妾不知。”

“朕想要个女儿,像璃儿一样的女儿。”凤墨羽低头,大手抚上夏璃的俏脸,道。

夏璃不曾躲开,垂眸望去,那窗外站着的锦衣侍卫,风吹发起,如墨的眸子遥望着她的方向,心中莫名的一紧,连忙移开了眼眶,他,是否也知道自己有了身孕?

凤墨羽见她不回答,将她紧紧的抱在怀中,下巴搭着她的额头,轻声道,“朕的璃儿可是累了?好生休息吧,朕就在这里陪着你。”

夏璃卧在凤墨羽怀中,却满心惦念着殿外那抹颀长的身影,外头烈日这般毒辣,他那么站在那儿,可会不适?心中一阵心疼,不忍去看,垂眸,静静的看着手中的那朵儿野花儿,悄无声息的叹了口气。

她的命,就如这野花儿一般,如今被自己捧在手心儿里,是欢喜的,可他日,被自己丢开,不过是一朵儿已经离了闰土的野花儿罢了,活不成了,却也死的随便,想到这,心里便不由得一阵的伤感,轻轻阖上双眸,只愿寻得片刻宁静。

闻着凤墨羽身上淡淡的香气,夏璃竟然渐渐的睡了过去...

夜,渐渐的深了下来,窗外竟然开始下起了小雨,淅淅沥沥的,凉快许多,月色乳白,薄雾朦胧,夏璃靠在窗口凝视窗外夜色,良久,直到落儿为她披上披肩,才回过神。

“娘娘,夜深了,早些休息吧,您现在可是有身子的人。”落儿站在一侧,关心的说到。

夏璃却轻轻的摇了摇头,轻声道,“夜色梧桐月朦胧,一缕青丝美人庞。”

“娘娘这是何意?”落儿不明夏璃怎么突然说出这两句词,好奇的问着。

夏璃凄然一笑,摇了摇头道,“只是想起一些事罢了。”

“娘娘早些休息吧,这么晚了。”落儿扶着夏璃走入内殿,那边枣儿一直守在炉火旁,热的满头是汗,看的两人也有些不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