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1章 夜哥:五爷把你当媳妇养,你却把他当亲哥?(2 / 2)

白浅沫应大师兄要求,又给他点了一份水果拼盘,顺便让服务员再打包两份烤鸭带走。

“大师兄,你准备什么时候带竹清寒离开?”

“最好是明天就能离开,不过小师妹,你需要借点钱给我,要不然,我连回去的机票都买不起。”

“这个不是问题,就是不知道竹清寒愿不愿意跟你离开。”

“她不离开等着阴家人来找她吗?如果落在阴雪丽手里,她就算不死也会被扒层皮。”

白浅沫没说话,却隐隐觉得,事情可能没有大师兄想的那么顺利。

“对了小师妹,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啊?”

白浅沫神情微顿,没有立刻回答。

古圣凌蹙眉:“你不会真的打算长期留在华国混娱乐圈吧?这也太不像你的风格了,你在y国可是咳嗽一声,金融市场就会震三震的大佬啊,现在当一个小明星是怎么回事儿?而且还是那种被人当小强一样追着踩的小明星。”

“小师兄,说话留三分,我不要面子的吗?”

“呵呵,你还知道要面子啊,以后你要真继续这么堕落下去,在别人面前,我可就不好意思再炫耀我家聪明绝顶、举世无双的小师妹了。”

白浅沫扯了扯唇:“不要小看了华国的娱乐圈,在这里能赚到的钱绝对不比在m国和y国差,我很看好未来十年的亚洲市场。”

古圣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:“说这么多不就是为了那个顾爵晔吗?虽然我也承认这个男人的确很优秀,但是我们五爷可不差他什么。”

白浅沫喝到嘴里的水险些喷出来,斜倪了古圣凌一眼。

“你拿五哥出来比什么?”

“五哥五哥,你倒是叫的和亲哥一样亲,又没有血缘关系,怎么就不知道往其他地方想一想?”

白浅沫伸手就是一记爆栗:“五哥虽然和我没有血缘关系,但他是看着我长大的,在我心里,他就是我的亲哥哥,你别和我扯这些乱七八糟的。”

古圣凌摸了摸自己的脑门,心里哀叹。

五爷,你把人家当媳妇儿养着,人家却把你当亲哥哥,扎心不!

*

白浅沫和古圣凌回到医院

顾爵晔和纪从安、谢思明、江南言都已经离开了。

“白小姐,爵爷有些工作要处理,先回科研所了,他说晚上会亲自来接你回家。”

绒易在吐出“回家”两个字时故意朝古圣凌瞥了一眼。

古圣凌撇了撇嘴,心里腹诽,姓顾的小子下手到是够快的。

如果五爷也能像顾家这小子一样的话,还有姓顾这小子什么事儿?

嘚瑟个什么劲儿啊。

白浅沫点了点头,带古圣凌来到竹清寒的病房。

“竹清寒,我是来带你回y国的。”古圣凌开门见山说明来意。

竹清寒眉头皱了起来,脸上露出防备之色。

白浅沫解释道:“竹小姐,我大师兄是来保护你的。”

“谁派你来的?”

古圣凌道:“有人花大价钱保你的性命,至于客户是谁,我不方便透露。”

竹清寒面色苍白,微微垂下眼帘似乎在思考着什么。

沉吟良久,她呵呵冷笑了两声。

“是他吧?墨家家主!”

古圣凌不回答,竹清寒抬起头朝他看去:“我不会跟你走,阴家的人为什么杀我他心里不清楚吗?在阴雪丽面前他就是个懦夫,我宁愿死都不会受他的接济。”

“你这丫头怎么敌我不分呢?阴家抓你可是来要你命的,如今也只有你的父亲墨阵才能保护的了你。”

“他不是我的父亲,我没有父亲!”竹清寒眼眶泛红,满目冰冷。

眼见竹清寒情绪异常激动,白浅沫淡淡开口:“大师兄,你先出去吧,我和竹小姐谈谈。”

竹清寒软硬不吃,古圣凌也只能起身离开。

病房里只剩下白浅沫和竹清寒两个人。

白浅沫盯着竹清寒看了一眼,忽然笑了一声。

竹清寒戒备的盯着白浅沫:“白小姐,虽然你救了我,我欠你一条命会还给你的,如果你也是让我跟你大师兄离开的话,我劝你什么都别说了。”

“你喜欢纪从安?”

竹清寒浑身一震,脸上透露出一丝古怪慌乱的神情。

“白小姐,你……你别胡说,我没有。”

“你的眼睛可比你的嘴诚实多了,喜欢一个人又没什么错,为什么不敢承认?”

竹清寒像只鸵鸟一样把自己的头垂的低低的,一言不发。

“安少那样的身份,我怎么能配得上?而且,在他眼里我就是一个活脱脱的男人,他是不会喜欢我的。”

“你是男人他的确不可能喜欢你,但你并不是,这次你被绑架,从纪从安火急火燎的模样来看,他还是很在意你的。”

“那只是因为我们是朋友关系。”

“也许吧,朋友变成男女朋友只差两个字而已。”

白浅沫这番话突然给了竹清寒一丝希冀,她真的可以吗?

从记事起她时常被同学嘲笑自己是私生子,她虽然不懂私生子的含义,但她明白自己和其他同学是不一样的。

别人有爸爸、妈妈,而她只有妈妈。

渐渐长大,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位师父,师父教会了她很多东西,更重要的是,他似乎弥补了自己对父亲的渴望。

直到逃亡华国遇到了纪从安,他从马路边上将饿了三天的她领会kn,他总是看上去脾气很暴躁,但只要是他的朋友或者是kn的人受到一丁点的委屈,他都能立刻冲上去保护他们。

不知什么时候,她的眼里、心里时常会浮现那张带着痞气的脸。

所以,留在华国不仅仅是因为这里没有阴家的势力,最主要的是,这里有她想要一直陪伴的人。

白浅沫理解竹清寒的心思。

从某个层面来看,竹清寒和她有一些共鸣的点。

她期初来华国是为了找寻赵国强的下落,但遇到了顾爵晔之后,这里就有了她抛不开的牵挂。

同样身为女孩儿,竹清寒的内心想法应该是和她相似的,所以,离不离开华国,最终还是看她的选择。

白浅沫离开病房,把自己的想法说给古圣凌。

古圣凌皱着眉头:“如果不带她回去,我的任务就算失败,小师妹,要不你劝劝她,先让她给我回y国,等墨阵那边安抚了阴雪丽之后,她愿意回来谁也不会阻拦她。”

白浅沫沉默片刻:“我会把你的意思带给她,但最终回不回y国要看她自己。”

“放心吧,你大师兄也不是强人所难的人。”

安抚了古圣凌后,白浅沫给顾璟煜打了电话,让他看能不能在医院空余病房里给古圣凌安排一间病房,以病人的身份入住进来,这样能更好的保护竹清寒。

顾璟煜很快回了电话,说竹清寒对面的病房空着,可以给古圣凌办理住院手续。

安排了这边之后,白浅沫直接回了腾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