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0章 我表哥又招惹烂桃花了(2 / 2)

“是,老板。”

顾爵晔捏了捏白浅沫嫩滑的小手,目光朝乌优旋和曹夫人看去。

“再补一条,今天闹事者从此之后不许进入fk集团经营范围内的任何场所。”

江南言嘴角微抽,这个惩罚未免也太狠了吧?

要知道,整个亚洲到处都是fk的产业,而身为fk大本营的华国,那就更是遍地开花一样的存在,大到房地产、汽车、小到餐饮、百货,随处都有fk的影子。

这简直就是让乌优旋和曹夫人在华国寸步难行啊。

不过,大老板开口了,他这个明面上的老板也只能听明行驶。

“贾方,七爷说的话可记住了?”

贾方是江南言的心腹,很清楚江南言旗下产业真正的老板其实是爵爷,如今爵爷开了尊口,那必然是要立刻实施的。

“是,我尽快和总部联系,将今天闹事的人列入fk黑名单内,七爷放心。”

白浅沫有些沉思的朝贾方和江南言扫了一眼。

江南言和贾方好像对顾爵晔言听计从,而且,今天江南言对待顾爵晔的态度明显和之前不太一样,更像是老板与下属的关系。

还有fk集团,这可是华国最大的财阀,据说zz背景深厚,涉及的产业链非常广泛,有传闻说是二代垄断,所以没有人敢与其竞争。

虽然不能确定传闻是真的,不过从fk这些年迅猛的发展势头来看,背后的势力一定不简单。

fk的老板从来没有在公开场合露过面,不过听fk内部消息说,老板是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人。

顾爵晔、江南言和fk又有什么关系?

带着疑惑,白浅沫跟着顾爵晔、江南言他们一起去了15层的自助餐厅吃饭。

整好她也有点饿了,这里的自助餐非常丰盛,包涵日料、西餐、中餐、泰餐,多款种类的美食汇聚在一起,对喜欢不同口味的客人来说,都是一次非常棒的体验。

顾爵晔他们进了餐厅后遇到了一位熟人,对方是一位中年男人,穿着气度不凡,他的身旁还跟着两位女眷,一位年纪看上去四十多岁年纪,应该是男人的妻子,另外一个是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孩儿,看上去二十对岁年纪,属于温柔甜美类型,此刻,那女孩儿正乖巧的挽着中年女人的手臂,一双澄澈明亮的大眼睛不时害羞的朝顾爵晔瞄一眼。

顾爵晔似乎全然没有去注意女孩儿含情脉脉的眼神,目光四下望去,就见站在餐车前正在和秦静文交谈的小丫头,冷清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浅淡的笑意。

“阿晔,你什么时候有空就来我的科研所一趟,上次你提供的那个植物标本,我最近有了一点新发现。”

顾爵晔神情一亮:“那就定在明天下午如何?”

纪缪很高兴的道:“好啊,咱们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
一旁的季夫人微笑着将顾爵晔打量了一阵儿:“老季,你还没给我们娘俩介绍呢在,这位是?”

季缪敲了敲额头,刚刚只顾着和顾爵晔聊天,都忘记自己身在何处了。

“瞧我这记性,阿晔,这是我的夫人,这位是我的女儿季晴晴。”

然后,季缪对着自己的夫人和女儿介绍顾爵晔:“这位是顾爵晔,就是前阵子得了诺斯尔生物学大奖的年轻人。”

季夫人眼睛顿时闪过一抹流彩般的光芒,喜不自禁的向顾爵晔伸出手:“你好,久仰大名了,我家老季总是在我面前夸赞你,说你年轻有为、形貌出众,是国家未来的栋梁之才,今天总算有幸见到真人了,这可比老季所描述的还要优秀呢。”

刚刚在人群里,她就一眼注意到了这个年轻人,样貌出众,清贵绝伦,周身散发出一种与众不同的气场,会让人看一眼就深深刻印在脑海中。

没想到,这个人竟然就是美名在外的顾爵晔,京圈贵族里人称“爵爷”。

啧啧,真是比描述的还要让人惊艳。

一旁的季晴晴轻抿着唇,有些害羞,不知道怎么主动开口。

季夫人拉着季晴晴的手:“我家轻轻随了他爸,在京大读的也是生物系,这孩子问题特别多,你季伯父平日太忙顾不上她,这下好了,有阿晔这个哥哥在,晴晴今后有什么专业知识不懂的可以问阿晔啊。”

季缪朝季夫人使了个眼色,让她少说两句。

虽说他和顾爵晔因为裴院长结识已经有几年光阴,不过顾爵晔给他的感觉可不像一般年轻人那般客气。

自家婆娘明显想撮合顾爵晔和晴晴,别说顾家门第太高,季家高攀不上,他从裴院长那儿无意间听到过,说是顾爵晔已经有稳定交往的女朋友了。

他好歹在科学界对国家有一定的贡献,总不好显的自己上杆子送女儿。

“阿晔比我还忙,哪里有时间帮一个学生科普知识啊,有什么不懂的问学校老师就是了。”

季夫人白了季缪一眼,怎么优秀的男人,又遇上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,老头子竟然不为自己的闺女争取?

季晴晴听到季缪的话,有些难堪的咬了咬唇,心里一阵失望。

季夫人看向顾爵晔:“阿晔啊,你周末休息的时候就来我们家,尝尝伯母做的海南菜。”

季晴晴垂下的眼眸亮起,有些害羞的微微抬头:“我妈做的海鲜很正宗的。”

“是啊是啊,我家晴晴最爱吃了。”

顾爵晔不失礼貌的笑了笑:“那真是不巧,我和我女朋友都不吃海鲜。”

“女……女朋友,呵呵,阿晔你都有女朋友了?谁家的姑娘这么有福气啊。”季夫人脸上维持着一抹僵硬的微笑,心口像是被捅了刀子,鲜血直流。

这么优秀的男人,竟然让别的小丫头片子捷足先登了?

白浅沫和秦静文已经挑选好了自己想吃的东西。

秦静文用胳膊肘碰了碰白浅沫:“快看,我表哥又招惹烂桃花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