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六零章 永恒之秘(1 / 2)

被吼了一句‘欺负人’,林冲不禁笑了。

这种小孩子打架似的语气算是怎么回事。

吼罢,守炉童子忽得一挥拂尘,其身周涌动着的历史长河,登时有一条扑卷成龙,挟着万年历史之重,往林冲狠狠砸来。

林冲方才以‘万物归零’唯一之秘,将那几个金仙打得骨散,是位阶上的压制,再加上昆仑之秘的玄奇,没用多大力气,仿佛吹了口灰。

但应对这历史攻击,可就得动老本了。

至少也得百年昆仑历史,附上‘万物归零’唯一之秘,才能将之对消。

林冲可舍不得。

他伸掌一推,面前又出现了一面直直的墙壁。

方才‘万物归零’所化水晶壁障,是个弧形半圆。

现在这直直墙壁,却是左右上下四端都隐于淡淡云雾中,正是取其一段的异界墙。

哗啦~

历史长河,冲卷于异界墙上,宛如浪花翻滚扑上礁石,除了水渍,啥也没留下。

异界墙的结实,早就在天界至高三十二、国度至高三目、青鸾等大能身上证明过,暂时无物可破。

眼瞧着自己的历史攻击,竟然毫无效果,守炉童子不禁面现惊骇之情,这已是他能拿出最厉害的手段。

守炉童子咬咬牙,半句话不说,转身就走。

道国历史,在这一刻出现断裂,守炉童子仿佛化为一张照片,消失在这个时间地点,逃向了他处。

这个逃脱手段,是至高的专属,没有任何神通,可以追踪逃遁在历史长河中的至高。

“哪里走?”林冲也有翻动历史长河的权限,开始在道国历史中,追索起守炉童子来。

道国历史,只有区区十二劫。

真是短得可怜。

守炉童子一路逃到历史源头,在这个过程中,不断试图用历史攻击,砸向林冲,又在不断历史片断中,召出无数金仙、天仙,试图围堵林冲。

林冲掌握唯一之秘后,其能力极限,再有精进。

此刻他手中三大武器:万物归零之秘,可用极小代价,将万事万物归于无形;

异界墙之坚,历史攻击根本无效;

还有袖中神通,袖影一飘,守炉童子召来的金仙、天仙之影,已是被扫除得干干净净。

在历史长河中,交手没过几招,守炉童子边战边逃,已被林冲追到了道国历史源头。

源头处,正是道国初创之时,天地初分、疆域方化之景。

林冲瞧着在历史起源处,亦是守炉童子逃往的地方,端坐着一个人影,他坐在道国创始之地,面前一座八卦炉,炉火正旺,而被其用作燃料的,竟然是涅槃根果。

守炉童子跑到了那身影附近,伏地叩首,大叫着:“老祖宗救命!万象仙帝那斯追来了!”

“无礼!”正在炼丹的李伯阳瞧了守炉童子一眼。

守炉童子登时噤声不言。

林冲来到李伯阳近前。

此处是道国历史起端,万物未曾化生,历史未曾舒展。

往前一瞧,是昔日性命天界涅槃大战时的时光片断,身量宏伟至极、撑天支地的镇元子,站在原始大陆上,无穷恍如白色羽毛般的涅槃根果,飘飘洒落,又被收入八卦炉下的炉火中。

往后一看,则是道国贫瘠的历史长卷,从这里也瞧得出,隔壁辛国、元国,正如两只贪婪的巨兽,正撕扯着道国的疆域。

“这个神通,玄妙得很。”林冲赞叹道,这个在历史长河上架炉、吸收无上根果为火的妙法,应是原始神通,但是在巧妙程度上,堪比唯一之秘了。

“炼丹的笨法子,谈不上什么玄妙,倒是二十一弟,你今天可非比昨日了,身负玄秘、背拥正统、头撑玄天、脚踏万方,相信不必多久,就能一统性命天界,立昆仑于诸天之中。”李伯阳摇头晃脑得说。

二十一弟这个称呼,倒让林冲回忆起当初。

李伯阳这老头,倒算是给了他不少关照。

另外这马屁拍得也是响得很。

但林冲可不会被马虎过去。

“怪不得道国疆域如此之短,原来是大部分无上根果,都被你拿来炼丹了。”林冲问,“炉中是什么?”

“不可说。”李伯阳仍然端坐在那,护着八卦炉,淡淡言道。

“我能看看么?”林冲问。

得到的答案自然是不。

但林冲怎会在此处罢休,他往前一步,走向八卦炉和李伯阳。

李伯阳叹了口气,道了一声:“万育三、三退二、二得一……一元创始。”

林冲只觉眼前之景,忽得一变。

那在道国历史开端之外的涅槃大神镇元子,忽得一步跨过无穷历史,向林冲走来,其身形遮天蔽地、声如雷鸣,口言道:“李伯阳所炼之秘,你不能看……”

“破!”

林冲冲着镇元子之历史影像,一声轻喝。

巨大无比的镇元子,就此像是沙滩上被浪花冲卷的城堡,一散而碎,碎做一朵飘飘忽忽的无上根果,落在林冲手中。

林冲拿这朵蒲公英模样的无上根果,呵呵一笑,掌中生出一个水晶球来,水晶球罩着这朵蒲公英,宛如罩住了一方天地,那是个寂静宇宙,宇宙中一片漆黑,唯有一个老人、一丛炉火和一个丹炉,立在宇宙尽头。

“李伯阳,你逃不掉的。”

林冲一步跨入水晶球中,来到李伯阳面前。

方才李伯阳以无上根果做掩饰,将自己藏在道国未诞生的‘一元’中,但面对林冲‘万物归零’的唯一之秘,这躲藏,还是枉费心机。

这是位阶上的差异。

立在此处的,不是林冲,而是青女,三十二,又或者是无上天魔,李伯阳都逃不掉。

“炉中是什么?”林冲再问,“你若是不答,我就自己掀开看看了。”

逃到这,李伯阳已无处可逃,他垂目想了想,忽得说:“织女已投靠羽化天。”

哦?林冲一愣。

“老朽若是告诉仙帝,织女手中唯一之秘是何物,以何种形式存在,二十一弟可否放老朽一马?”李伯阳说。

“这可不够,我又不怕什么羽化天。”林冲摇头。

“那……方才你用来抵挡守炉童子以正界相击的屏障,我知其来历。”李伯阳又说。

以正界相击,就是历史攻击。

所谓屏障,就是异界墙。

林冲听了不禁眼睛一亮:“你真的知晓?”

“确实,仙帝乃是至高,自然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。”李伯阳通过天主视界,传来一段过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