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3章他竟是辜负我至此(2 / 2)

“好,好得很。”

“不息兄很喜欢这块徽墨吗?”丁鹤城温润地笑道。

张成仁咬着后牙槽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来,“喜欢,当然喜欢了。”

这块墨是以张玉燕的名义送出去的,无论如何都要买下来。

言和笑着跟众人介绍了一下这块徽徽墨,这墨的确是一块不错的墨,入手沉,敲击时,声音清脆。

“浩之可真有你的,我早就听说墨香斋最近要来一批上好的墨,我前几天差人去看,莫掌柜说卖完了,没想到竟是到你的手里了。”

白禹尘的笑容有些冷,也有些淡,只是淡淡说这徽墨是别人送的,并不是他买来的。

“今日卖了的钱会全部捐到新犁具中,还请各位少爷慷慨解囊。”言和在台上笑眯眯说道。

大家也就议论了两句,然后就开始竞价了。

最后这块徽墨被张成仁花了五十两的高价给买下来。

白禹尘对着张成仁微微笑了笑,走到张成仁身边,以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,“张兄破费了,这笔钱会算在张家的善款里,以后还请张兄不要如此做了,正是读书的年纪,多读书的好。”

张成仁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,勉强挤出一个笑脸来,“浩之兄说的是,读书多好啊。”

“嘭!”张玉燕又砸了手边的一个茶盏,从下午听说这个消息到现在,这已经是张玉燕砸的第四个茶盏了。

“他竟是辜负我至此。”张玉燕眼眶通红,“我哪里比不上那个村姑了。”

“好了,妹妹,这天下好男儿多的是,你又何必为了一个白禹尘如此。”

张成仁这会有些后悔了,要是当时他没把张玉燕带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