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6章:是秀秀姐(2 / 2)

余秀秀,就是那位被野兽咬伤腿的堂叔家的孙女儿。

那位堂叔名叫余光,按照楚凡他们的辈分,应该喊一声爷爷了。

余光有个儿子――余铁柱,余铁柱生了两个闺女,大闺女就是余秀秀,小闺女余妮儿路都还走不稳呢。

余秀秀比余小花大两个月,平日里跟余小花玩得最好的小姐妹。

余老太这样的名声,村子里同龄的女孩儿都不愿意跟她一块玩。

余家跟余小花年岁差不多的也就剩下个余秀秀了。

两个小姑娘平日里好得形影不离,就跟一个娘亲生的一样。

“秀秀,你个死丫头,你又跑到哪里偷懒去了?”余铁柱媳妇指着刚跑进家门的余秀秀就是一通职责。

余秀秀站住脚步,迟疑道:“娘,刚才铁牛小叔家……”

“他们家什么样跟我们有什么关系,要不是那个挨千刀的老婆子,咱们家怎么会变成这样,要是当年你爷爷当了村长,你就是村长的孙女儿,有多少年轻后生想要娶了,哪会像现在一样,你都十五了,来说亲的人家一个都没有!”

余铁柱媳妇一提起这事就来气。

“娘,我……”

“娘什么娘,还不回屋烧火做饭去,等着老娘伺候你呢!”余铁柱媳妇骂完就回屋了。

余铁柱正在屋里给小女儿喂糊糊,见媳妇儿走进来,小声道:“翠芬,要不我还是去看看吧,都是姓余的。”

“呵。”梁翠芬嘲讽道:“是啊,都是姓余的,把我们家克成这样就是我们活该,我们没去找他们麻烦就是好的了,还要老娘供着他们,给他们烧香不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