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8章还可以这样(2 / 2)

难不成张成仁还会给他送一个香包不成?

白玙薇小心地打开,盒子里有一封信,还有一块有点眼熟的墨条。

想到什么,白玙薇的脸立马就黑了。

“呸!个不要脸的玩意儿!”

“薇儿!”白禹尘不悦地沉声呵斥,什么时候竟是学会了这边的脏话。

白玙薇心虚了一下,随即生气地重重把盒子摔在桌子上:“哥哥,这东西是张玉燕送的!”

“嗯?”白禹尘瞥向了桌子上的盒子,“怎么说?”

白玙薇就巴拉巴拉的开始讲述张玉燕是如何如何刁难楚凡,那盛气凌人趾高气昂的样子,看着人就牙疼。

白玙薇不时就问言和一句,言和就点头附和,后面干脆把白玙薇没说完的直接补充出来,白玙薇就连连点头。

“对,就是这样的!那个新月最后还瞪了楚凡妹妹一眼。”

白玙薇插着腰,一副被气狠了的样子:“哥哥,这墨条不能要,不就是徽墨,哼,爹爹那里有更好的墨,回头我求爹爹送给你。”

白禹尘一时没说话。

白玙薇就更生气了。

“哥哥,难道你要这块墨条?”

“为什么不要。”白禹尘淡淡道。

白玙薇惊呆了,用那种看负心人的眼神盯着白禹尘。

白禹尘忍了忍,到底没忍住,屈指敲在白玙薇的脑袋上。

白玙薇吃痛捂着脑袋:“哥哥!”

“笨!”白禹尘毫不留情地打击。

卖了多买两架曲辕犁它难道不香吗?

“回头卖了,把东西记在张家的账上。”白禹尘云淡风轻道。

白玙薇:“咦!还可以这样!”

不应该是……扔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