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4章证物(2 / 2)

关小宝可是她的骨肉至亲,是什么能让一个人撇下骨肉至亲。

万荷既然能串掇关桂河干那样的事,可见是一个爱财之人。

那句话怎么说的,财帛动人心。

那么财帛在哪里?

应该是一笔不小的数目。

这里的房子不可能有暗室,那会是哪里?

白禹尘掀开了被褥,被褥下面是床板,用手轻敲,床板是空心的。

拆开床板,里面有一个盒子。

果然在里面。

白禹尘眸光一亮。

迅速将盒子打开,不对。

盒子里只有两角散碎的银子,还有一些铜板,不可能只有这也一点,这应该是关家的家底。

会在哪里?

白禹尘重新将银钱放进盒子里,将盒子盖起来装进去,铺好木板,垫上褥子,被子,枕头……

等等,枕头。

白禹尘将枕头套一扯开,一张五十两的银票掉了出来。

五十两……白禹尘捏着这张银票,手背上青筋都暴了起来。

就为了这区区五十两,狠心杀害自己的丈夫,甚至连自己的儿子都不放过。

白禹尘将证物都带好出了房门。

言竹刚好从外面回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