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章 司昭仪2(2 / 2)

小宫女道:“是!回司昭仪,是御膳间的一个小太监,不久前发现的,御膳监的人让来报,是奴婢不懂事,冲撞了,请恕罪!”

司昭仪仍是柔声细语:“长公主在未愈中,你冲撞的可不是我,而是长公主,请罪之人自然也是长公主。”

小宫女刚平稳的身心变得惶恐起来,可怜惶恐的看着沐妧,欲要开口,沐妧道:“好好的怎么又死人了?”

“前两天不是才死一个吗?这宁福宫中不会有什么吧?要不要上禀父皇,找个风水师过来看看,是不是邪祟太多了啊?”

司昭仪的食指放在嘴上:“嘘!长公主慎言,这些话可不能随便乱说,传出去担心会招惹事端。”

沐妧茫然:“这是什么话?我也没说错呀!谁敢治我的罪啊?”

司昭仪轻笑两声道:“长公主说的是,在大游谁也不敢治长公主的罪。话题也该回来了,宁福宫怎么又死人了?”

沐妧:“······”

处处是坑,句句藏锋。

游帝若是在,心里没疙瘩就怪了,怎么也会记上她一笔,秋后算账。

小宫女不敢耽搁,如实道来:“方才小厨房的嬷嬷遣人来报,说御膳房的小书子正摘菜时突然一头栽在地上,昏迷不醒,叫了御医也没救治过来。”

司昭仪握着沐馨的手,喂了一口水,不再作言论。杜鹃喘了一口匀溜气,宁福宫怎么也不该由一个外人插手。

“有没有查清死因?”

小宫女:“御医没查出什么,只···只说是劳累过度。”

咳咳···

这回是真咳嗽了,叫自己的口水给呛着了。劳累过度?

特么随便找个借口都比这个强,糊弄傻子还能再敷衍些吗?

杜鹃气得浑身哆嗦:“劳累过度?是哪个御医所言?宁福宫中人员简单,两个人做一个人的活,怎会劳累致死?小厨房的嬷嬷在哪儿?立即来见!”

“怎么回事?吵吵闹闹成何体统?”沐战封走进来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