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章 学舍趣事1(2 / 2)

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

成亲前一年,秦夫子未婚夫得急症而逝,守了望门寡。家中心疼无法,人岂能背信弃义!

秦夫子家道几经起落,迁到京都,尝尽人间冷暖,于各世家中作女夫子,声明渐显。

适逢沐妧吵嚷着要去国子监,被人保举,应到。

秦夫子望着眼前这个清丽脱俗的女孩儿,身段已长开,面容更是无可挑剔,堪称完美。

若非还是原声,她都怀疑是另一个人。

“长公主最近读了什么书?”

沐妧一怔,话题似乎跳得快了些,后道:“我前些时日摔了一跤,想必夫子已有耳闻,并未读过什么书。”

秦夫子一副清淡的了然:“那么之前交过长公主的书籍,还记得多少?”

沐妧有些脸红:“摔了一跤,我···我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,便是夫子的音容也是杜鹃告诉的。”

你妹的,读过十几年的书,来到这儿却成了一个文盲,能更坑些吗?

众人不由眼露怜悯,长公主的事情,她们也听说了,但没想到会这么严重。

秦夫子:“长公主放心,我会从新再教一遍。见长公主吐字于之前有进步,相信再次学习起来,应该会省力许多。”

沐妧:“多谢夫子!”

鞠静婉等人一一见过秦夫子,做过介绍。

秦夫子随意问了几句,便知众人的深浅,一一安排,因材施教,不在话下。

一节课时过去,沐妧困得打瞌睡,练大字,字迹退到幼儿园。

再看其他人,狗爬不为过,练得手腕发酸发红。见秦夫子不严,竟睡着了。

众人:“······”

大游的长公主是废了,一摔退到未学之时,从头来过。也没见多用工,相反较之以前更懒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