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章 打脸(2 / 2)

出了大东院落,顺着东游廊北去,建筑物减少,视野开阔。

竹林、时令花草、池塘假山、小榭亭台,诗情画意。

鹅卵石小路走着舒服,树荫浓郁,一阵阵春风拂过,沐妧舒服了些。

春天的中午还是有点热的,于树荫下纳凉倒是一件享受的事情。

“妧长公主,可还记得我?”

一个身材略胖,长得有点可爱的学子从竹林中窜出来笑道。

沐妧看了一眼后看向安萱,杜鹃也累了,被她留在房中休息。

身边只跟着只来过寥寥几次的长安,与国子监中的人并不熟悉。

安萱有些不好意思:“长公主,这位是翼州孙科孙举人!”

孙科喜欢长公主,呃···不用说得太仔细吧?!若让人得知是她无意中牵的线,下场不要太难看哦。

长安斥道:“大胆,见到长公主不行礼,是何态度?”

孙科一吓,当即行礼:“见过长公主,长公主吉祥。”

长公主以前虽化着浓妆,但面部轮廓绝对绝顶,谁知这么清丽,连带整个人的气质都提高了。

脱胎换骨,怦然心动。

只是为何要抱着一只鸡啊?很是违和。

突然,大吉睁开眼扫了一下孙科,随即又闭上了,他与凡人计较什么?

孙科心中一寒,为何一只鸡的目光会如此凌厉?

鸡仗人势啊!他怕什么,就是一只鸡啊!

沐妧:“不用多礼!”后看向安萱:“我们继续走吧!”

安萱巴不得,拽着沐妧欲走,孙科挡在面前:“安姑娘,我在来这儿之前,经过玉华亭,好像看到了高大人···”

安萱啊的一声,便放开沐妧的手臂,提着裙摆以最快的速度向前冲。

春装轻薄,跑起来时能看到脊背上的肉一震一颤,似是豆腐受到了颠簸。

沐妧:“······”

见色忘友的典型啊,可也不能将她扔给一个别有企图的陌生的男人面前啊!

长安上前:“长公主,既如此,奴婢扶着您回去。”

沐妧点了一下头:“嗯,回去吧!”

沐妧刚欲转身,孙科便大步挡在前面,一脸笑意,像是狼外婆要诱拐小红帽。

沐妧暗骂,你妹的,她看起来那么好骗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