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章 有辱斯文(2 / 2)

她活了这么多年还没睡过男人,就被说成骄奢淫逸,人言可畏,流言如矢。

国子监门口早已聚集了众多位学子,见沐妧到来,不由停下脚步,眼神冰冷嫌弃,行礼者寥寥。

杜鹃刚要呵斥,便被沐妧拦了下来,不做理会,径直往门内走。

突然,有人喊道:“有辱斯文,国子监自古神圣庄严,不可冒犯。”

“收学子的第一条,皆已品德为先,学问次之。试问一个德行有亏的人有何资格入国子监,与吾等为伍?”

有第一个吃螃蟹的人,接着便会带出来一大串,毕竟螃蟹很是美味稀少,欲罢不能。

“就是,让吾等与一女子为伍也就罢了,同是读书,互不干涉。如今却做出无耻之事,是可忍孰不可忍。”

“简直就是对我们这些读书人最大的羞辱,士可杀不可辱,今天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。”

“对,给我们一个交代,我们羞于和这种人同在一个屋檐下读书!!!”

越来越多的人附和其中,围堵上来。

沐妧停住脚步,一路走来并未发现女子学舍中的人,想必早已料到今日之事,或不屑与伍,躲于家中不来了。

禁军形成一个包围圈,手中握紧长枪,时刻准备。

娘的,这些正当年纪的学子最为难缠,说骂不过,一套套文绉绉的骂语应接不暇。

将文死谏这一条定律贯彻到底,说重了打到了,便要死要活,一窝蜂的算账。

国子监聚集天下年轻优异的学子,将来有可能是朝中重臣。

得罪他们,与挖坑埋自己有何区别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