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章 辩论赛1(2 / 2)

沐妧:你是神仙你来啊!

咯咯···神仙也不是万能的,因是你种的,自然由你来解。爱莫能助。

沐妧:你大爷,有困难就是我,要你干什么啊?

大吉悻悻,闭嘴了!

老实窝着吧!

论嘴皮子功夫,他一向不如沐妧,都是辛酸泪,从一次次失败的经验中总结出来的。

杜鹃与另一个小丫头——莲玉气极,还自诩为文人,却做着无赖的事情,比无赖还不如。

若非长公主一直拦着她们不让言语,早骂起来了,都是些什么人啊!

沐妧沉声问道:“尔等所言,可亲眼所见,有凭有据?”

众人你看我我看你,真凭实据。貌似有吗?

亲眼所见,更是没有!

但是,证言凿凿,很多人见了那个贼首衣衫不整,两条腿晃荡。

“我···我亲眼所见,那贼首衣衫不整,连条裤子都没有。许多人都看见了,亦有那贼首的证言为证,长公主又何必扭曲事实,强词夺理?”

孙科梗着脖子,义正言辞,获得众人的认同。光辉感增强,终于还了一些那天被打的屈辱。

醒来后,浑身疼痛难忍,隐私处更是痛苦难言,一度以为是废掉了。

附近无人,连个脚印都没有,凶手只会是长公主这个恶毒的女人。

原来他还有些怀疑,毕竟他认识的长公主痴傻如孩童,好骗好说话。

但是经过遇刺一事,再联想那天发生的一切,总结出一个惊人的结论——长公主不痴傻了。

细思极恐,他那一天从一开始便落进长公主的罗网,往里钻找死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