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章 辩论赛2(2 / 2)

众人:“······”

痴傻长公主如今说起话头头是道,看似玩笑之语,却深有道理。

除了上述两点外,他们并无其他的证据。

构陷皇族,是死罪,是要诛灭九族,担不起啊!

沐妧:“没有啊?!我有一疑问,就是你们宁愿去相信一个刺客,一个违法乱纪之人,也不愿意相信我吗?”

“试问我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,还是我有对你们下手过?我一个唔···”

杜鹃当机立断捂住沐妧的嘴,以免说出那番惊人的言论。

虽是真相,但说出去违和,且当着一群大老爷们,以后的脸可怎么摆啊?

长公主样样皆好,可一有点太过直爽了,说话不计较,什么都敢说,吓得死人了。

咯咯···捂得好,否则任由她说下去,便是证明清白,怕是也会有别的谣言再起。

众人恨不得捂上耳朵,什么叫她对他们下过手啊?下过手,还能见到他们,早撞墙了好吗!

沐妧瞪大双眼,一手推开杜鹃的手:“放心,我知晓分寸,退下吧!”

杜鹃有些不放心,主要是长公主的话太放荡不羁了,于名声有碍。

沐妧:“你们谁来回答我的问题?不会不知晓该怎么回答吧?自诩学富五车,这个问题很难吗?”

孙科抬起头,直视沐妧那张完美的脸,谁能想到浓妆下的痴傻长公主恢复本质,是这样的清丽迷人呢?

一双眼睛灵动狡黠非常,爱恨不得。

“长公主能解释一下为何贼首会没穿裤子吗?”

众人:“······”

与一个美丽的少女当众谈论这些,是否过分了?若是一般少女,早已羞愤欲死,遁地而逃了。

沐妧一副无所谓:“兴许贼首是个暴露狂呢?”

众人你看我我看你,一脸茫然,什么叫暴露狂啊?

孙科不耻下问:“什么叫暴露狂?”

沐妧神情极为正经:“就是喜欢脱衣服,脱得越多越好,尤其是当着很多人的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