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9章 催命符或保命符?(2 / 2)

沐妧将在文华殿中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,大吉愣愣,哆嗦了一下,道:“游帝对原主也太好了吧?!这么重要的玉牌都可以说给就给。但有点太招风了,太子与其他人会怎么想啊?”

沐妧:“你没看见那群人的眼神都直了,恨不得一口吞了我呢!游帝还是原主的父亲吗?给原主招了多少仇恨值啊?”

大吉:“也不能这么说,事情都是两面性或者多面性的,这玉牌是道催命符,可关键时刻也是保命符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还有我在身边,你怕什么?”

被踩到最痛处,沐妧嗷嗷直叫:“谁说我怕了,有那么厉害的底牌我还怕?睡觉,哼!”

大吉也不戳破,内心如一团乱麻,越看沐妧越是不顺眼怎么办?

让一块死物给吓得哇哇大哭,一点都不像原本的她。

这样的日子还要到什么时候啊?

第二天一早,见沐妧肿着两个乌青的黑眼圈,将杜鹃与长安吓了一跳,立即要去请太医。

大吉纵身一跳,从床上下来到门口挡住杜鹃与长安。沐妧挥挥手,望着镜子中憔悴的美人:“我没事,找两个水煮蛋给我敷敷就行了。”

敷的过程中,沐妧险些舒服的睡过去。吃了早膳,一起前往国子监去。

途中,行人自动避让,有畏惧有仰慕有仇视。大吉多次睁开黑豆小眼打量着面色冷然的沐妧,心中奇怪。

怎么哭了一次,什么问题都解决了?

国子监门口,三三两两几辆马车,平常这个时辰的围堵现象消失了。

见沐妧下了马车,正行走的人恼恨非常,暗暗叫苦。

他们傻啊,经过昨早那一闹,得知痴傻的长公主不痴傻了,反而相当聪慧,他们多数为难过。

其他人聪明啊,不是来早就是迟到了,避开长公主这个煞星。偏他们蠢笨,依然与其他时候一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