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1章 惩罚?(2 / 2)

沐妧摸了一把大吉后背的羽毛,大吉一个恶寒,她若玩起人来,真是无下限,无底线。

瞧瞧这一个个小脸惨白的,被吓得够呛啊!

沐妧:“对啊,知错能改善莫大焉!你们也是一时受蒙蔽,又是知礼之人。行了,都回去吧!”

方大同激动得如散去了一座背在背上许久的大山,感激不尽:“长公主良善大度豁达,非俗人可比,多谢长公主!”

众人行礼:“多谢长公主!”

孔学奇气得牙齿咯咯作响:“你是故意的?”

沐妧疑惑:“什么叫我是故意的?你这话怪异!没头没脑!”

方大同与另一位学子急急拉住在爆发边缘的孔学奇,现在已经是最好的结局,千万别再惹急了长公主。

毕竟长公主的威仪,他们是领教过的。

长公主此番话便是故意,又能如何?

另一位学子低声道:“冷静,难道你想连累所有人?”

孔学奇勉强听进去一些,眼神仍是不善:“多谢长公主!”

沐妧一副无所谓:“谢过一次便罢,不用重复!得了,本公主站了半天也累了,这就回去坐会儿。”

孔学奇气得险些冲上去,两人紧紧拽住。最后关头,不能前功尽弃。

若这算是惩罚,已经很轻了!

看着沐妧被人簇拥而去,孔学奇甩开桎梏,质问:“为什么要拦着我?”

方大同:“不拦着你,等你冲上去惹怒长公主,让大家跟着一起陪葬?”

“你可知长公主手中握有皇上御赐的玉牌,可调动军马三万,可任意砍杀任何欺辱之人。”

“如今长公主不计前嫌,只说了几句似是而非的话,已经很给我等脸面了!我们知晓你与长公主之间矛盾,但事出必有因,必须冷静处理!”

孔学奇:“她只是说了几句似是而非的话,便收买了你们的心?未免也太可笑了!”

方大同:“凭吾等昨日所为,长公主便是砍杀,皇上也不会反对只言片语,亦是依律法而行!难道你真想被砍杀,带累家族?”

提到家族两字,孔学奇哑口无言。

孔家本是京都的二流家族,但发生了二皇子推长公主下水,到二皇子与孔妃一起被贬,圈禁皇家别院,孔家便一落千丈,门可罗雀。

若说不恨始作俑者,那是不可能的!所以昨日才会奋不顾身,谁知竟帮倒忙,带累家族,更加势微!

“我知道该怎么做了,多谢!”

望着孔学奇笔直落寞的背影,众人亦无可奈何。

孔学奇自身条件好,本可以以学问出道,但有了昨日之事,怕是难上加难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