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1章 冤家路窄(2 / 2)

沐战封哈哈大笑,轻咳两声,道:“你呀也会拣好的话说了,朕虽是皇上,可也是人,是人都会有生老病死的一天。”

沐妧:“父皇看着年轻,身体康健,定能长命百岁!”

沐战封哈哈大笑:“这还差不多,对了,那字练得如何了?下次过来时带上几张,给朕瞧瞧,省得你又偷懒了!”

沐妧面色一苦:“父皇,您看天气热,人也坐不住,要求能否低一些啊?”

说话都知捏人短处,她只此毛笔字一项,要不要每人每天都提醒一遍啊?

申豹花暗笑,长公主恢复后,天不怕地不怕,却也胆大心细,很少有出错的时候。

对人亲切,未乱发脾气,更没传出打骂事件。一时间,好评如潮。

别人于他,面上尊敬畏惧,背地轻蔑嘲笑。他一清二楚,皆因他的身份,不全之躯。

可长公主从未有过,便是背地里也无。有此可见,长公主的恢复是有多招人喜欢了。

出了御书房,沐妧沿着湖边往回走。

荷叶满湖,荷花半池,夏风徐徐,神清气爽。

走至一处凉亭,正打算歇歇脚,便见司昭仪与一人下棋。

依侧颜看,两人倒有三分相似。一位粉绿宫装,一位藏蓝宫装,皆清雅脱俗,气质极佳。

沐妧想回走,可两人的目光皆对,便笑着走过去,算是冤家路窄了。

游帝前些时日出宫微服,偶遇一女子受歹人调戏,一番打斗救了人,英雄救美,美人芳心大许。

游帝一口拒绝,说家中亦有妻妾,并无再娶之心。

那女子亦是个至诚至烈之人,又是第一次表白,被人拒绝,颜面扫地,便要一头撞上墙去。

游帝又岂会忍心花季女子自寻短见,拉扯之下,一枚玉佩被那女子扯下,后不了了之。

这之后没两天,司家当家之人便捧着玉佩来到御书房求见,第二天,司家的三姑娘便入宫为贵人,十分得宠,

如此看来,此人便是新受封的司贵人了。

于明面上看,是游帝中了司家的局,可实际上未尝不是司家入了游帝的局。

层层抽丝剥茧,争斗才开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