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5章 西山行宫(2 / 2)

大吉跳到另一张椅子上窝好:“你别忘了你生活的这个地方是皇宫,从你所学时代的历史中,你该比谁都明白!”

“你看到的还只是九牛一毛,多少阴暗处,比之更甚。只一角便打垮你的心道了?还能有出息吗?”

沐妧:“谁说将我压垮了,只是心里有些不舒服,毕竟是人命,并非儿戏!”

大吉:“你现在所生活的时代,与原来的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时代,要学会适应。不能两者强加,对比太大,谁适应不了!”

沐妧:“我明白,知道该怎么做!”

第二日,便有消息传来,曹淑妃管理后宫不善,令司贵人一同协理,其中意味令人深思。

皇上避暑,留下太子监国。关键时刻,却发生太子生母料理后宫不善,令一个小小的贵人一同协理。

一捧一压,一抬一唱,打消了太子一族高涨起来的气焰,一家独大。

同时也给了司家希望,问鼎帝位的希望。

热火烹油,能否熬得住煎熬,经得起诱惑,便拭目以待了!

游帝是掌控棋盘的好手,原以为递上司家的把柄,会立时安耐不住动手,谁知竟是司家率先出手。

皇权的诱惑无敌,几乎无人可挡。

湖中发现女尸的事情,似是一滴水投入到无垠的大海中,无波无澜。

西山,位于京都之北。

山高锋险,层峦叠嶂,古树参天,幽深清凉。

自太祖开始,西山便被列为皇家避暑的必选之地。经过世世代代修缮扩建,已颇有规模,健全非常。

一路颠簸,沐妧十有八九于睡梦中练功,努力突破瓶颈。

但每每到关键时刻,便败退下来,懊恼万分。

大吉忍不住:“你有如今这成绩,已经很好了,知足吧!”

“练功这回事,也不是仅凭努力便会而成,也需要悟性机缘,缺一不可,再耐心等等就是!”

沐妧:“你没经历过,所以你无法感受!还要在马车中待多久啊?”

杜鹃:“长公主耐心等等,大概今晚便会到了!”

长安递过来一盏西瓜汁:“长公主且喝点西瓜汁,两天时间已经过来了,也不在乎这点时间了!”

沐妧接过来喝了一口又放下了:“不喝了,容易出恭!”

杜鹃与长安面色绯红,长公主越发言语无忌了,说了多次也不改,姑娘家有很多事情是要避讳的,头疼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