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4章 欲据为己有(2 / 2)

分清自己是哪头的,自己人好不好!

杜鸿然看着沐妧:“小侄女,你倒是给个痛快话啊!”

沐妧轻皱眉峰:“别叫我小侄女,说得我两三岁一般,直接叫名字就是。你们想找与大吉一般的鸡种,我不反对,但是不知怎么找。”

杜鸿然:“······”

这丫头当真不知晓他的意思吗?还是故意刁难?

白易行:“长公主,鸿然的意思是让你给三皇子带个话,也好办事些!”

咯咯···杜鸿然找你虽出自游帝的圣旨,但自身还是很出力的,也只是几句话的事情,答应又何妨?

沐妧:他都想将你据为己有,你还帮着他说话啊,若没签订契约,你怕是早已反水了吧?!

咯咯···你随意,我什么也不说了啊!你妹的,说句公道话,你也吃醋,小心眼!

沐妧:你才小心眼!

晁昊一边打着折扇,一边指挥仆人烧烤,汗水淋漓。

吴王府连个知心的婢女都没有,清一色的男人,也是无语了。

他有多花心,丰钧就有多清水,截然相反。

早知一下来这么人,他请沐妧用膳便会往后拖几天了,原本他是占丰钧的便宜,现在是反过来了,这么多人吃他一个人的啊!

沐妧叫来了小喜子吩咐几句,小喜子便喜笑颜开的下去办事了。

没一会儿,便遣人搬来几张长形桌子,铺上银色的轻绸,摆好果品、糕点、茶水、酒水等物,一应俱全。

晁昊双眼微眯的打量了沐妧几眼,几句话便解决丰钧所面临的难题,让混乱的场面有条不紊,可见心思的通透度。

便是有经验的贵女,碍于丰钧与众人的身份地位,闲言碎语,便是有法子解决,也不会轻易出手。

沐妧,大游的长公主,与丰钧在墓室中,孤男寡女一天一夜。

此事早已传开,一般人难以接受,于沐妧的本就有些狼藉的名声,更是火上浇油。

沐妧倒好,非但不知避嫌,反而往火堆上凑,是真不懂还是在装傻?

庞煜祁,最有可能问鼎长公主驸马宝座的人,常年于边疆,此次回来,便是为了完成与沐妧的婚事。

得知此事,怕是心里是一千个一百个不愿意吧?!

今天前来,也是在意自己头顶上的帽子到底是绿到什么程度了。

呵呵···越发有意思了。

沐妧明知有庞煜祁在,还出手帮助丰钧,哪怕是因救命之恩也要回避着些,但仍是不嫌多事,可见对庞煜祁的态度了。

于目前来看,庞煜祁是沐妧的最佳选择,无人可替。

沐妧知晓自己在做什么吗?鸡飞蛋打没考虑过?

突然一股浓烟冒出,呛得晁昊直咳嗽,沐妧走过来。

“韩王在想什么如此出神,连手中的鹿肉烤焦了都不知晓。还是这便是韩王的手艺?那我可不敢恭维了!”

晁昊擦了一下汗水,呛得泪水都快出来了,这出息长的,丢大发了!

晁昊笑笑:“失策失策,长公主勿要在意,只当是先练个手,好吃的在后面。”

沐妧扫了一眼,若非铁炉中用的是上好的银霜炭,此刻怕是早已烟熏火燎,烟气四散了。

刀工精湛,肉片肉条粗细均匀,串串整齐,但是烤的有些一言难尽。

显然吴王府的人不善于烧烤,指望晁昊与两个仆人,怕是吃不上午膳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