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8章 游帝之难(2 / 2)

说完,大步离开!

千宫阙紧随申犳花之后,长公主醒来的可真是时候啊!力气也够大!

沐妧起身,换了一套裙服,杜鹃遣人端来洗漱之物。

长安打理沐妧的头发,感觉太过舒服,险些再次睡着了。

大吉跳下来,伸展了几下翅膀,便跳到一个宫女所端着的托盘之上,对着一个小巧的铜盆洗漱一番,大家原来稀以为奇,到现在认为很是正常。

长公主的宠物太厉害了,连洗漱都与众不同,怨不得长公主时刻都与大吉在一起了。

出来时,见游帝冷着脸坐于首位之上,千宫阙谦逊恭敬的站于一旁,沐妧走过来行礼:“见过父皇,父皇长乐无极!”

沐战封见沐妧整个人都瘦了一圈,气恼的心不由软了下来:“坐下吧,小厨房中准备了吃食,你先用吧!”

“谢父皇!”

沐妧走到座位上,见千宫阙低着头,有些不好意思:“千御医,我以为是在梦境里,一时不分现实,千御医别往心里去啊!”

沐战封端起茶盏的手一僵,用我家有女初长成的目光看着沐妧。孩子终有长大的一天,父母都有老去的一天,也是不容易了。

千宫阙行了一礼:“长公主多虑了,只是些许小伤,并无大碍,长公主不用往心里去!”

沐妧:“那好,你也坐下吧!”

千宫阙有些危难,御医虽有官职,人却卑微,民间甚至以当医者为耻。

长公主不会因为忌讳他要用银针扎她而借机报复,故意令他难堪?

沐战封道:“阿妧让你坐下你便坐下吧!”

千宫阙心中一震,行礼道:“谢皇上!”

沐妧拿起一块梅花状的红枣面包一口含在嘴中,很是享受,用现代的技术于古代做出来的面包,味道更加醇厚。

就是块切得小了些,形状太过精致,吃起来不够过瘾。

一眨眼功夫,一碟子的红枣面包少了一半。看得沐战封都好奇了,不由拿起一块放在嘴里,慢慢咀嚼。

千宫阙忍不住提醒道:“长公主一天一夜未尽任何膳食,当以粥汤为先,这些糕点可以膳后再用。”

沐妧咽下口中红枣面包:“这个糕点很是松软,细嚼慢咽与喝粥的效果差不多,千御医可以尝尝看!”

千宫阙:“······”

为毛感觉长公主的为难又开始了呢?能在皇上面前享有座位的人皆是朝中重臣功臣,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御医而已。

千宫阙虽是这样想,手却拿起一块红枣面包吃了一口,点头道:“这糕点似是与旁处的不同,不对,若是臣无孤陋寡闻,别处应该是没有过,可对?”

沐妧一笑:“千御医说得对,我没别的事情,专在吃食上研究,味道如何?”

千宫阙:“入口绵软,于老人孩子倒是好!”

咳咳···

沐战封轻咳几声,他也吃糕点了,怎么没见阿妧这丫头问啊?

沐妧看着沐战封:“父皇,你脸色不怎么好,是没有休息好吗?”

沐战封突然觉得嘴中绵软的面包有些硬,噎人了。

申犳花道:“长公主有所不知,江南那边今年发生了特大水灾,冲垮了房屋,百姓流离失所,死伤无数,难以计量!”

“好容易晴天了,水势稳住了,偏偏遇到老鼠横行,比人还多,个头还大啊!引发了时疫,雪上加霜,苦不堪言啊!”

“北方各地已有三个月未曾降雨了,大地龟裂,庄稼旱死,百姓们就差喝自己的···哎···”

沐妧僵住,放下了手中的面包,没法吃了!

千宫阙努力减少存在感,愈发觉得自己糊涂,长公主人都醒了,没他什么事,为何还要继续留下来啊?

留下来也就罢了,为何要坐着呢?

时疫已经令整个太医院焦头烂额,废寝忘食了。

结果现在还没对策,平时躲着皇上都来不及,今天还专门找上去,这是要被当出气筒给放了啊!

沐妧不解,大游遇到这么多困难,为何游帝还能继续安于避暑行宫之内,而不返回京都?这不是给自己的勤政业绩抹黑吗?

咯咯···天灾是无论如何也避免不了的,其他年岁也多有发生,只不过今年的特别严重一些。

如果因为这些事情便违反常年旧历,岂不让其余三国笑话,大游的国力不如从前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