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0章 争锋1(2 / 2)

众人:“······”

天下敢与皇上如此说话的人,除了长公主再无旁人了!

曹淑妃神情激动:“长公主,这都什么时候了,能说些紧要之事吗?皇上也是为了大游,为了百姓,怎可如此不懂礼仪呢?”

沐妧:“······”

她是刚进来,以往也未曾与曹淑妃有过什么深仇大恨,这针对她也太明显了吧!

还是曹淑妃被刺激狠了,不分青红皂白了?!

众人:“······”

曹淑妃虽是太子的母妃,后宫的第一人,但当着皇上的面令长公主难堪,是否无脑了些?

长公主是文盛贤皇后的女儿,大游的嫡长公主,从出生便被皇上疼宠至今,即使犯错,便是皇上也是雷声大雨点小,轻拿轻放。

曹淑妃浸淫后宫之中多年,怎会没发现?相对于长公主的重要,曹淑妃是要靠后不止一点点。

沐妧有些委屈的看着沐战封:“父皇,我当真不知礼数吗?”

你妹,真以为你是太子的母妃,未来的皇太后,我便会忍气吞声,任由欺负了?

沐战封瞪了曹淑妃一眼,后看着沐妧:“你懂不懂礼数,朕清楚的很!曹淑妃的话虽严厉了些,但也不全错。”

“过会儿,朕挑选的嬷嬷很快便到歆蕤宫,以后多学着些。”

沐妧:“······”

告状没成功,还给自己找了个师傅?容嬷嬷?

咯咯···容嬷嬷是谁?你很怕啊?

沐妧:一个喜欢用针扎人的老嬷嬷!

咯咯···谁敢用针扎你?活得不耐烦了!

沐妧:别说了,关闭神识!

曹淑妃暗恼自己心直口快,将内心的话表露的过早了,万一皇上当着众臣的面抬举沐妧,太子的脸面往哪放,她的脸面更是丢尽了。

还好皇上没有太糊涂,反而将沐妧训了一顿,顺便给沐妧找了个麻烦傍身,颇有扬眉吐气之感。

众人心里起了层层涟漪,大游的风向要变啊!皇上开始注重传承之重了,并非是阴阳颠倒,重女轻男。

沐妧委屈中带着倔强:“多谢父皇!我以后多学习就是了!”

沐战封点头:“你是该长大了,也该懂事了!”

众人:“······”

皇上,他们不是来听您教导女儿拉家常的,而是有重要的事情相商,请您自觉回归正题啊!

曹淑妃暗暗焦急,见两人半天没说到正事上,不由道:“皇上,如今京都中亦有感染时疫之人,您赶紧想法子啊,以免蔓延!”

最近她心中惶惶,听闻宫中亦有人感染时疫,万一有那起子诡诈的小人趁机陷害太子,该怎么办啊?

皇宫中并非全是他们的人,多的是居心叵测之人,还有那潜在暗处的妖魔鬼怪,伺机而动。

沐战封看了一眼曹淑妃,后看着众人:“京都距离南边十万八千里,南边又多是风波磨难,是如何通过层层关卡来到京都的?”

“京都的关卡是摆设?堂堂天子脚下,毫无任何阻挡之力?任由时疫者自由出入?”

“别告诉朕他们不知哪些人感染了时疫,都是借口!分明是没将朕的话放在心上,落到实处!”

听到京都的关卡,沐妧不由想起了原主的舅舅,是九门提督,专管京都警备之事。

此事若真,游帝怕是会追究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