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7章 生死一线4(2 / 2)

晁昊与庞煜祁越来越近,沐妧一边躲避一边还担心黑骷髅对他们不利。

突然,他们各自*下外衣,对着沐妧摆着各种千娇百媚的姿态。

两人身材相当,庞煜祁身在军中,身上更无一块赘*,如铁疙瘩一般。

“长公主,来啊,春宵苦短,本王愿意亲自伺候···”

嘴上虽这样说,晁昊内心却在呐喊:我不要*衣服,不要做这些羞愤欲死的动作,不要说这些自贬身份的话啊?

娘的,我是相国皇子啊!是谁敢如此大胆,控制他啊?

庞煜祁深情款款:“长公主,你是我的妻子,今生都不会有任何改变。今晚便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,我等着长公主啊!”

庞煜祁恨不得立时就死,娘的,这都叫什么话啊?便是他的心意不假,也不可说得如此卑微啊?有点像花楼中的姑娘在勾人!

咯咯···魔族的迷幻术一般是彻底将人心底的欲望无限扩大,执着完成。

沐妧不可思议的睁大双眼,你妹啊,这是人心底最原始的欲望吗?

一定弄错了!

他们一个是皇子,一个久经沙场的将军,怎么和那些花楼姑娘一般?

大吉挠了一下头:我也不是很了解,早说过了。

沐妧傻了:那该怎么办啊?

咯咯···一脚踹晕他们,省得添乱烦人。

“长公主,你别躲啊!想你想得快要发疯了,本王喜欢你,很喜欢很喜欢你···”

“长公主,臣的妻,臣以前做过一些对不起你的事,但都过去了。从今以后我会一心一意对待长公主,放在心尖上···”

······

丰钧杀红了眼,听到他们厚颜无耻的话,几次险些从半空跌下去,多次忍不住看向沐妧。

这都是他们的心里话,为什么这么生气呢?

两人的外袍上里衣全都没了,他则被两个黑骷髅绊住,抽不开身。

耳朵、双眼受尽了折磨,更别提心中滋味了。

一个姑娘家见到男人赤*着,怎么也会惊慌失措,羞愤得不见,为何她冷静的如同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,镇定非常?

她不喜欢,所以他们穿衣与否一点也不重要?!

想到这,丰钧的心中好受了些。

咯咯···你还是不是一个女人啊?特么看到这种情景一点反应也没有啊?

沐妧大吼:我是不是女人用得着这样鉴定啊?你特么到底哪头的?添乱的滚一边去。

大吉:“······”

好吧,他只是没忍住嘛!

沐妧:赶紧想想法子啊,再这么下去,他们醒来后该没法见人了。

咯咯···找机会打晕他们!!

沐妧:吴王怎么办啊?

咯咯···还有功夫管他啊?水都快漫上来了!

形势越发危急,飞银鱼以为脱离魔爪,必有后福,谁知又掉进盘丝洞中。

方才那些个血红蜘蛛不是已经跑了吗?为何又突然杀上来了?娘的!

一窝的血红蜘蛛,血红蛛丝天罗地网的呈现于水道中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

若非有锋利的牙齿,也有毒液护体,它今天真要歇在这了。

水道中飞银鱼与血红蜘蛛生死搏斗,水面上,丰钧与黑骷髅生死较量。

丰钧咬牙,平生第一次生出一股深深的无奈之感,便是与沐妧两人身处那个墓室中也没有过。

黑色的骷髅怎么也杀不死,甚至用尽全力也不能伤他们分毫,到底是什么鬼东西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