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8章 道高一尺(2 / 2)

她眺望远方,眼神犀利,两处眉峰处各有一深橘色火焰,极为生动。

忽然,一口鲜血大口喷出。

她哈哈大笑,恨意滔滔,眼角流过一条红色的泪串,很快消失于鬓角之中。

“多久了,哈哈···终于又找到你了,多么难得啊!”

墓室中,在水流即将要淹没正门的时候,终是出去了。

眼前还是那条湍急的河流,这条水道只是一个支流,特么就那么不走运啊!

晶空间明明是走在河道的中间,水流几乎一样,怎么也不可能会飘到之流来啊?见鬼了。

三人之中,丰钧醒来最快,沐妧跌跏而坐,闭目养神。

大吉站在一旁,目不斜视,见他醒来才幽幽的看了一眼,很是傲娇。

丰钧不由好奇,他所中的内伤极为严重,怎会一下好了大半呢?

丰钧醒来的一刹那,沐妧便感知到了,但却没有睁开双眼,仍旧闭目养神。

庞煜祁与晁昊先后醒来,先是懵逼,后大惊失色,他们没衣服啊,只一条被水浸透了的里裤。

挡住下面不是,遮住上面不行,这惊慌的眼神一看不知道看了更是吓一跳。

长公主居然就坐在旁边不远处,那一幕幕不堪回首的混沌意识立时闪现在脑海中。

不能想!

也绝对不能承认,不然真的没脸见人了。

晁昊率先叫了起来:“我的衣服呢?我的衣服怎么不见了呀?”

庞煜祁接着:“是啊,我的衣服怎么也不见了?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晁昊:“对啊,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谁这么大胆敢收我们的衣服?不要命了。”

庞煜祁:“告诉我是谁?我这就拿刀杀了他们,士可杀不可辱。”

丰钧扔过来一件衣服:“这外袍可以暂成两件,你们遮羞一下便可,其他的便不必问了。”

庞煜祁与晁昊心知肚明自己的衣服去了哪里,但是若不相问,岂不是证明了自己内心有鬼?

但是谁先开这个口呢?

晁昊是一国皇子,平时傲娇的很,自然该由他先出面才是,他紧跟后面就是了。

但晁昊不按常理出牌,直接拿起外袍撕成两半,将一半系在自己身上。

庞煜祁很是郁闷,娘的,如果一国皇子都不在乎自己的身份形象,他若是追究太过,是否会被认为心里有鬼?

“还请吴王相告,究竟是何原因使得我们身上的衣物没了?”

晁昊点头:“我也是好奇,能脱去我们衣服而我们不自知的人,这个世间太少了。”

庞煜祁暗暗瞪着跟风的晁昊,一国皇子至于吗?这也没有其他人,何必太过惺惺作态?

丰钧神态自若:“韩王和庞小将军的衣物并非是旁人所脱,二位当真一点印象也无?”

庞煜祁与晁昊对视一眼,后不约而同的看向丰钧。

娘的,这么严肃难堪的话说得似是今天天气不错的平常样子,合着这么令人羞愤的事情没发生在他丰钧身上啊?

两人想到这,不由正视丰钧。

同样是人,同样是黑骷髅,为何他们会受到迷惑,而丰钧却一点事没有?

丰钧的武功未必高处天外去,比他们强很多吗?

以前只知晓他武功高,却没想到高处这么多!

那一双清澈明净的星眸,装的是看淡世态炎凉,云卷云舒,如今看来却极能洞察人心。